日产正寻求获得5000亿日元信贷额度 并在欧美解雇20000名员工_东方汽车头条日产正寻求获得5000亿日元信贷额度 并在欧美解雇20000名员工_东方汽车头条

日产正寻求获得5000亿日元信贷额度 并在欧美解雇20000名员工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产汽车正寻求从以瑞穗银行(Mizuho Bank)为首的银行集团获得5,000亿日元(约合45.8亿美元)的信贷额度。

日产正寻求获得5000亿日元信贷额度 并在欧美解雇20000名员工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产汽车正寻求从以瑞穗银行(Mizuho Bank)为首的银行集团获得5,000亿日元(约合45.8亿美元)的信贷额度。这一举措是为了避免日产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期间出现任何资金问题。

  日产汽车决定在周二的董事会上提出这一要求,预计债权银行将同意这一贷款请求。

  日产汽车认为,尽管意大利等一些国家的疫情出现了达到顶峰的迹象,但由于疫情远未结束,有必要准备足够的资金。

  截至去年12月底,日产汽车的流动性为1.4万亿日元(约合129亿美元),其中包括1.2万亿日元的现金等价物和2,140亿日元的流动证券。新的5000亿日元信贷额度将增加日产汽车的流动性承诺。

  不过,日产的流动性仍远低于丰田汽车,后者手头有大约60000亿日元的流动资金。根据QUICK-FactSet的数据,日产汽车的流动资产与短期负债之比为1.67,而福特汽车为2.67,丰田为2.46。

  随着全球汽车销售大幅下滑,整车组装厂大规模关闭,全球汽车制造商都在争抢现金。丰田已经向三井住友银行及三菱日联银行等寻求总计1万亿日元的信贷额度。同时,丰田还将可发行的债券规模提高了1,000亿日元。

  在美国车企中,福特汽车已经宣布将完全使用两笔高达154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同时暂停派发股息,以在短期内提升财务灵活度。通用汽车也通过从现有信用额度中借款160亿美元,将现金储备增加一倍,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冲击。FCA设立了一项38.4亿美元的紧急信贷安排。

  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周一也宣布,将再进行30亿欧元贷款,以强化财务状况,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带来的冲击。这次新的贷款是在已经持有的30亿欧元未动用信贷额度基础上进行的,因此标致雪铁龙目前拥有总计60亿欧元信贷资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让本已陷入困境日产面临更为巨大的挑战。自2018年11月,该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因涉嫌财务违规在日本被捕以来的18个月里,日产的销售额、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

  2019年,日产汽车全球销量为518万台,同比跌8.4%,除日本市场上微型车销量增长5.5%以外,在全球主要市场皆遭遇下滑。在第二大市场美国下滑9.9%,销售134万台; 欧洲下滑17.2%,日本下滑7.8%;在中国销量达到154万,微跌1.1%。

  随着冠状病毒在全球蔓延,日产汽车被迫关闭了所有欧洲、北美的工厂,东南亚和印度的工厂部分也已经暂停生产。

  工厂关闭、销量剧烈下滑,日产面临着巨大的固定成本,比如工资。当公司无法从销售中获得收入时,支付这些费用就变得更加困难。

  解雇20000名员工

  为了节约成本,日产汽车将在欧洲和美国临时裁减20000万员工。这样大规模裁员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当时,精明的戈恩通过在新兴市场大举投资、扩张业务,带领这家日本汽车制造商走出了低迷。

  但正是戈恩的这些巨额投资让日产陷入了可怕的财务困境,而疫情的爆发这种情况只会进一步加剧。

  日产汽车计划在美国的三家工厂裁员约10000人,在英国的工厂裁员约6,000人,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工厂裁员约3,000人。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员工何时能重返工作岗位。一名日产高管表示,“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对疫情导致全球汽车销量下滑表示遗憾。“其影响可能比全球金融危机更大。”

  今年3月,日产汽车在美国市场的销量下降了48%;1-3月日产和英菲尼迪两大品牌在美国销量同比下滑了30%,其中日产品牌销量为232,048台,同比下滑30%,英菲尼迪销量下滑26%至25,558台。

  时代变了。十多年前,戈恩满怀信心地带领日产走出了低迷。2008年,在经济衰退的阵痛中,该公司说服约1200名美国工人提前退休,并在其位于西班牙的工厂解雇了约3300名工人。2009年,该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又裁减了20000个职位。

  当时,日产汽车在截至2009年3月的财年净亏损2,337亿日元(约合21.4亿美元)。但仅仅两年后,在戈恩重组战略的帮助下,该公司实现净利润3,192亿日元。这家汽车制造商通过削减成本来扭转了业务,即使它在印度尼西亚和巴西的新工厂上押下重注。

  到2011年,戈恩宣布了“Nissan Power 88”战略。这一扩张计划为日产的全球市场份额和运营利润率设定了8%的双重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承诺进军新兴市场,并在美国和中国抢占市场份额。

  起初,一切似乎都很好。在截至2009年3月的财年,日产汽车的全球汽车销量从341万辆增至截至2018年3月的财年创纪录的577万台。但是,尽管日产斥巨资兴建新工厂,将产能提高到每年700多万台,其销售却失去了动力。

  在2019年4-12月,日产在全球总共销售了369.7万台汽车,同比下滑了8.1%,其中在日本国内市场下降6.9%,至38.1万台;在美国市场,由于老旧的产品组合,销量下降了9.1%,为98万台;在欧洲(包括俄罗斯)的销量下降了16.2%,至39.5万台。

  在亚洲和大洋洲、拉丁美洲、中东和非洲等其他市场,日产的销量下降了11.5%,至54.7万台。

  在3月份结束的2019/20财年,日产全球的汽车销量下降到了500万辆左右。产品老化,新汽车开发预算被削减,只一味追求产能的提升是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

  这反过来又使日产利润率大大低于竞争对手——2018财年仅为2.7%,而丰田汽车为8.2%,大众汽车为5.9%。

  2019/20财年前三个财季,日产汽车实现营收75073亿 日元,同比下滑12.5%;营业利润543亿日元,同比下滑82.7%,营业利润率为0.7%,低于去年同期的3.7%;净利润为393亿日元,相比暴跌87.6%。这是该公司自2009年4月至6月以来首次出现季度净亏损。

  2019/20财年前三个(3-12月)财季,日产净利润为393亿日元,相比去年3167亿日元暴跌87.6%。日产已经将截止2020年3月的全财年营业利润预期从此前预估的1,500亿日元下调至850亿日元(约合7.74亿美元),跌幅达44.3%;净利润从此前预期的1100亿日元下调40.9%至650亿日元。

  日产汽车将在近期公布2019/20财年全年的业绩报告,并将于5月公布未来三年的复苏战略。不过,分析师们关注的焦点是,日产在削减产能和裁员方面愿意走多远,以及其未来的三年战略是否能与戈恩1999年的“日产复兴计划”相媲美。

  日产汽车一位高管透露称:“既然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已经蔓延到这种程度,我们已别无选择,只能制定我们所能想到的最艰难的计划。”

  IHS Markit的一项调查显示,预计2020年疫情将导致全球汽车销量较前一年下滑12%。相比之下,2008年金融危机使全球汽车销量减少了3%。

  如果IHS Markit预测是正确的,那么全球汽车行业将面临比12年前更大的挑战。对日产汽车来说,克服疫情只会加速打破戈恩不惜一切代价准求销量的教条,而这正是新领导层一直试图做到的。

  日产汽车全球COO古普塔(Ashwani Gupta)表示,该公司的首要任务是在更好地利用资产同时保留现金。“今天发生的事情具有挑战性,但并非不可能。我们关注的是如何将现有资产资本化。”

  古普塔表示,他成为首席运营官的挑战之一是“将重点转向盈利”。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内田诚(Makoto Uchida)曾表示,他准备进一步削减成本,并在3月份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所有的可能性都在考虑之中”。

  业内分析师认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尽管日产努力把重点放在盈利上,但其的业绩记录却很差。(Dora)

676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