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_东方汽车头条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_东方汽车头条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这几天,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麟”)“前法务”乔宇东,实名举报赛麟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以及涉嫌贪污巨额国资的事实。随后媒体圈就被点爆了……

  人生得遇一些胆大包天的“贵人”,真的很重要!

  文/王晓琳

  这几天,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麟”)“前法务”乔宇东,实名举报赛麟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以及涉嫌贪污巨额国资的事实。随后媒体圈就被点爆了……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乔宇东公开的王晓麟涉嫌犯罪信息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所谓的“虚假技术出资”,而在“虚假技术出资”这一项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当时王晓麟以电动车“迈迈”评估作价11亿元人民币作为对赛麟公司的技术入股。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直至现在,很多人都有一个误解,那就是当时以技术作价入股的“迈迈”,和2019年7月20日“赛麟之夜”上亮相的迈迈——也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迈迈,是同一款车。

  不过乔宇东作为曾经的赛麟“高级法务经理”,其发布的举报材料充斥大量专业法律术语,普通小白读者理解起来相当晦涩,也很难看懂。

  为了方便小白读者理解,每日汽车观察用一些通俗易懂的语言,来阐述一下王晓麟用迈迈这款电动车技术作价11亿元人民币“虚假出资”的始末。

  2009年的时候,香港理工大学与香港车企EuAuto合作推出了一款搭载铅酸蓄电池,最高车速只有64km/h 的MyCar——在国内行业中,这款车被定义为“低速电动车”,不具备上路上牌资质。

  2010年5月的时候,王晓麟掌控的美国GTA公司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打包收购了MyCar的全套技术。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而在鸟巢“赛麟之夜”上亮相的迈迈,最高速度达到了110km/h,属于高速电动车范畴。尽管外形上和MyCar相似度极高,但从技术本质上看,迈迈和MyCar绝不是同一个东西。

  但是正是由于外形上的极度相似,再加上迈迈这个名字容易和MyCar的音译产生联想,所以很多人误以为现在的迈迈就是升级版的MyCar。

  按照乔宇东的说法,迈迈是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之后,由赛麟公司上海研究院搞出来的——从MyCar到迈迈,不是简单换个大功率电机弄个技术升级就能搞定的。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根据《公司法》相关法规,王晓麟控制的公司以电动车技术作为出资,在评估基准日——也就是乔宇东所提2015年12月31日之前,就必须将可供立即量产的,完成技术锁定的相关电动车技术摆在桌面上。

  这就好比现在正好是幼升小报名时期,有人牵条狗去小学报名,说,我的孩子还没生下来,咱先用这条狗报名成不?当然不行!

  所以,在2015年12月31日的评估基准日那一天,王晓麟控制的公司能拿得出手的所谓“技术”,只能是MyCar——也就是那条“狗”,而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由赛麟公司上海研究院开发出来的迈迈。

  对于以上结论,赛麟千万不要急着否认——咱们把2015年12月31日评估基准日之前的技术评估报告拿出来走两步就可以了。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赛麟汽车研发院一位离职人员表示,车速能达到110km/h的迈迈,在2017年6月完成定稿,到了2018年初其整体设计方案才定型。但在当时这份由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由“黄辉”和“方继勇”两位注册资产评估师签名的《如皋积泰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拟以其持有的无形资产出资项目评估报告》中,赫然写着MyCar的最高车速是110km/h!由此,MyCar摇身一变,成了高速电动车!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换句话说,2018年初的迈迈穿越到2015年底来“技术出资”了。

  那么,王晓麟是不是以一个当时不存在的技术作价11亿元人民币虚假出资?南通嘉禾的国有独资股份是否流失?这些问题其实不难查证。

  此外按照惯例,技术出资在评估时会有折价,一般会打6折,也就是说,2000万美元买来的MyCar,技术出资时评估作价只有1200万美元。

  哪怕是以美元对人民币的历史最高汇率8.62(1994年)来算, MyCar全套技术评估作价也就是1亿元人民币出头,为何会涨到11亿元?

  那么,一套成熟的整车技术评估价值能有多少?

  当年,南汽收购了包括罗孚和MG的全套技术、研发中心以及其它现存资产,其中包括MG品牌商标以及发动机供应商Powertrain在内。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这套技术在中国直接量产了MG3SW、MG TF、MG7和荣威750总共4款车型——还不包括MG ZR这类在中国没有投产的车型。

  那么,这套直接诞生了4款车型的技术收购价格是多少呢?答案是5000万英镑,当时折合人民币7.3亿元。

  算下来每款车型技术的收购价格,不过1.8亿元人民币出头。

  再到后来就是北汽从萨博手中花了14亿元人民币买到了3个整车平台、2个发动机系列及2款变速箱的成套技术。

  当时的中方谈判代表团技术专家组组长,恰恰就是不久前离职的赛麟前常务副总裁顾镭——当时顾镭的身份是北汽控股研究总院院长。

  注意,这里说的是3个整车平台,而不是简单的3款整车,哪怕是再不济的情况下,每个平台只开发出一款整车,每款整车算下来最多也就4.6亿元人民币。

  至于吉利18亿美元收购沃尔沃的时候被很多人称为“冤大头”,但是吉利收购的是整个沃尔沃,其中就包含3个平台和9个系列的产品。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涵盖了C30、S40、V40、V50、S60、V60、XC60、C70、V70、XC70、S80、XC90在内的总数近20款整车技术,哪怕不看沃尔沃的各项技术专利、安全专利以及品牌估值,简单粗暴地算下来每个整车技术平均也就1亿美元左右。

  相比之下,一个电动小车技术评估作价11亿元人民币,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某车企的一位产品总监对AutoLab表示,一般来说,车型技术合作的方式有两种,其中一种是合资公司导入外方车型进行国产。

  外方在此会收取两笔费用,第一笔是车型技术转让费,一般来说这笔钱在几千万美元左右;另一笔就是每辆车的单车销售技术提成,根据车型的价格,每辆车的销售技术提成一般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人民币不等。

  而另一种方式就是单车全套车型技术转让,一套成熟的自主品牌车型技术估价大概在5亿-8亿元人民币之间——“不管是在长城、吉利、奇瑞或是广汽传祺,这8个亿已经是上限了。”

  该人士特别强调,这里所说的价值“5亿-8亿”的单车全套车型技术,并不需要再研发、再开发,而且具备技术领先性、工程数据完备性以及费用完整性。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该人士以哈弗F7举例称,哈弗H6平台衍生出了M6和F7等很多车型,如果长城要转让哈弗F7的全套车型技术,估值也不会超过8亿元人民币。

  而且,这8亿元还包括了整套供应商模具,以及生产线上的全套模具、夹具和检具——这一部分估价顶破天也就3亿元人民币左右。

  至于王晓麟公司在香港收购“MyCar”的时候所花的2000万美元,该人士认为“说得过去”,但表示难以想象这套技术后来在评估作价的时候,居然估出了11亿元人民币的天价

  毕竟当时的“MyCar”没有生产线,评估中自然也就不含整套供应商模具以及全套生产模具、夹具和检具。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以这么野的路子,如果“MyCar”的全套技术中真的包含供应商模具以及全套生产模具、夹具和检具,其评估作价不破15亿都说不过去!

  其实,这个路子还不是最野的!

  按照之前的出资协议,赛麟的出资方除了国资的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之外,王晓麟掌控的四家公司——南通威蒙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南通狮迈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南通萨麟混合动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如皋积泰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分别以4款车型“技术出资”。其中:

  南通威蒙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一款汽油SUV技术使用权,作价177627万元“技术出资”;

  南通狮迈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一款电动SUV技术使用权,作价188042万元“技术出资”;

  南通萨麟混合动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一款混合动力SUV技术使用权,作价189452万元“技术出资”;

  如皋积泰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一款电动车技术,作价110692万元“技术出资”——这套“出资”的技术,就是MyCar。

王晓麟“变废为宝”调查:4款车型技术如何做到标价66亿元?

  先不论当时的MyCar能不能跑到110km/h,至少车壳子还是有的。而其余三款SUV,按照赛麟汽车研发院一位离职人员的话说,“当时只有一张草图”。然而就是在这种啥都没有的前提下,居然评估出了55亿元人民币的“技术使用权出资”!

  说到底,不是王晓麟“变废为宝”,而是有胆大包天的“人”帮王晓麟“变废为宝”——由此见得,王晓麟一路走来,得遇的“贵人”着实不少——不管是在美国还是中国。

860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