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上市,造车新势力资本冲刺_东方汽车头条上市上市,造车新势力资本冲刺_东方汽车头条

上市上市,造车新势力资本冲刺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残酷洗牌。

影视投资电影投资影投天眼影视投资新闻电影投资项目电影投资收益计算器上海龙凤网419龙凤网上海夜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摩财经”(ID:damofinance),作者 舒克。36氪经授权发布。

上市上市,造车新势力资本冲刺

今年以来,缺钱不再是造车新势力的主旋律。头部玩家纷纷启动新一轮战投和IPO,顶级互联网资本选边站队,造车新势力正在迎来最“不差钱”的时代。

8月3日,小鹏汽车传出新一轮融资传闻,被曝获得阿里巴巴和卡塔尔投资局领投的3亿美元。

仅仅两天后,外媒曝料这一轮融资再度加码,由于有另一位投资者加入谈判,使得小鹏汽车筹资总额由3亿美元攀高至4亿美元。这笔融资是小鹏汽车上个月筹集的C+轮5亿美元融资的附加资金。这意味着最新一轮融资中,小鹏狂揽9亿美元(约合62.5亿人民币)。如此频繁的大额融资,小鹏汽车IPO真的不远了。

几乎同一时间,同样位于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威马汽车也被曝出上市传闻,计划最快在今年内登陆科创板,寻求300亿估值。

上月底,理想汽车(LI)刚刚完成上市,目前市值140亿美元;“造车新势力第一股”蔚来汽车(NIO)今年也频传捷报,年初至今股价涨幅接近250%。

很显然,造车这条赛道正在迎来第二波增长曲线,在淘汰了部分炒概念玩家后,头部车企已经进入资本市场竞争阶段。

变局

在今年以前,造车新势力关联最密切的词就是“缺钱”。

无论是登陆资本市场的蔚来和理想,还是正在冲刺IPO的小鹏和威马,在创业初期都离不开钱紧的传闻。

造车新势力玩家至今未有人突破亏损难题。其中“老大”蔚来2016-2018年亏损分别为25.73亿、50.21亿和96.39亿,三年累计亏损172.33亿。即使顺利登陆资本市场,蔚来仍是烧钱大户,2019年净亏损114亿,平均每天烧掉3200多万。

与之相伴的是,2019年蔚来黑天鹅不断,股价一度在1美元“退市红线”徘徊,实控人李斌彼时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男人”。

理想汽车则是圈内知名的“穷孩子”。截至6月底,理想汽车累计融资额为20亿美元(约合140亿人民币),低于蔚来(543亿)、威马(230亿)和小鹏(168亿)。

由于捉襟见肘,李想成为“省钱达人”。根据李想自己曝料,“理想汽车超过3200人的团队,只有两个VP,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

小鹏汽车刚刚完成的C+轮融资是上市前的分蛋糕暂且不提,在此之前小鹏汽车共完成8轮融资,募资168亿,但参与者越来越少,去年11月的C轮4亿美元融资中,创始人何小鹏个人出资占了大半。

至于威马虽然首轮投资就获得跃马资本10亿美元,羡煞一众小伙伴,但其与其他造车新势力选择代工不同,早早走了自建工厂的模式。自成一格让其2019年3月完成C轮融资后再无进展。重资本下注和融资的不给力让威马一直处于“钱紧”之中,只能由创始人沈晖自我安慰“没新融资也能活好多年”。

造车新势力的“钱紧”主要由于其持续不断在研发、营销或建厂等项目上的烧钱。对蔚来、理想、小鹏、威马这样头部玩家来说,前期的烧钱如今已经到了收获的时刻。

可是另外一些尾部玩家格外难堪:大笔资金烧下去却无法如愿造车。今年七月,烧掉86亿仍没有拿出成品汽车的拜腾汽车不得不宣布暂停国内业务;更早之前,要造超跑的赛麟汽车也被前员工举报骗取国资66亿,传说中的超跑却遥遥无期。

借着新冠疫情的大浪淘沙,这些尾部造车品牌淘汰离场,而头部玩家蔚来、理想、威马和小鹏涅槃重生,纷纷完成万辆交付,国内造车新势力的竞争从“活下去”变为“能上市”。

分立

造车新势力竞争的背后其实是互联网势利的四方乱战。

最早登陆资本市场的蔚来汽车背后站的是腾讯,后者通过上市前的三轮融资和上市后的持续增持拿下蔚来14.34%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七月底上市后迅速催肥市值的理想汽车第一大股东是王兴,直接、间接持有理想23.3%股份,超过创始人李想(21.3%)。

小鹏汽车刚刚完成的新一轮融资由阿里巴巴和卡塔尔投资局领投,在最新的传闻中资方还包括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何小鹏作为UC创始人,在创业之初就曾接受阿里“资助”,在小鹏汽车过往融资中,阿里巴巴曾参与多轮。

“叫板”王兴称自己必进Top 3的威马汽车至今已经完成六轮融资。在今年三月完成的30亿规模的C轮融资中,“老朋友”百度和腾讯继续领投,此外,红杉资本、钜派投资等也出现在资方名单中。

由此来看,造车新势力背后仍是互联网边界扩张后头部玩家BAT和美团的领土之争。

互联网头部玩家对行业和资源的争夺已经涉及到衣食住行方方面面,如今为何在出行领域再次纷纷加码?

事实上,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如今是登陆资本市场最好的时刻。

新能源汽车王牌特斯拉(TSLA)股价一骑绝尘,已经超越丰田,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造车公司。

国内造车新势力蔚来今年经历数轮暴涨,年初至今涨幅达到2.5倍,目前165亿美元的市值,即使放在A股市场中与老牌车企相比,也仅次于比亚迪和上汽集团。

登陆资本市场仅有一周的理想汽车目前市值已经达到140亿美元,是上一轮融资估值的2.5倍。

上市,已经成为造车新势力财富爆发的最快途径。而且目前已经顺利上市的两家造车新势力企业中,创始人都交出第一大股东位置,但通过同股不同权、委托投票权方式,继续执掌公司,而互联网战投方则坐稳大股东,分享资本盛宴中最大的蛋糕。

合纵

成也特斯拉,败也特斯拉,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兴衰其实都与远在大洋彼岸的马斯克有关。

2014年,特斯拉首次向中国车主交付Model S,作为当时最时髦的“大玩具”,特斯拉的首批中国车主中不乏互联网大佬:新浪CEO曹国伟、汽车之家总裁李想、携程时任CEO梁建章、一号店创始人于刚……同年,马斯克开放了特斯拉全部技术专利,大批互联网玩家扎入了这个彼时冷清的行业。

失败者,如已经远走他乡的贾跃亭和王晓麟;成功者,是已经享受资本盛宴的李斌和李想,以及正在奔赴资本市场的何小鹏和沈晖。

但很快,昔日的良师变为了今日的劲敌。2019年,特斯拉在中国建厂的消息曾给整个造车新势力体系带来致命打击。彼时,市场认为国产版特斯拉成本大幅下降将会导致售价下调,与其定位相同的造车新势力头部玩家将受到市场的当头棒喝。

如市场预料,国产版特斯拉开始主打价格战,Model 3低配版已经降至30万以下,与36万以上的蔚来系列、32万以上的理想 ONE形成直接竞争,处在20-30万区间的小鹏和威马旗下汽车竞争力也不再明显。

不过,国内造车新势力远比想象中顽强。截至目前,头部玩家均已经完成了万量交付。今年前七个月,蔚来实现销售17522辆,理想和威马分别实现12265辆、9722辆销售。而小鹏在上半年实现4696辆交付后,七月首次规模交车的小鹏P7两周内实现1641辆交付。相比上半年完成4.6万辆交付的国产Model 3,国产造车新势力的差距已经不再是天壤之别。

已经度过至暗时刻的造车新势力也一改此前打法,开始逐步向传统汽车制造商靠拢。

蔚来兜兜转转后,放弃了上海建厂,将总部落地合肥,这也是其代工厂江淮汽车的总部所在地。根据李斌的最新说法,蔚来江淮工厂正在进行产能升级,最晚至今年9月产能将提升25%,月产能达到5000辆。

理想、小鹏、威马已经完成了自建厂的小目标。目前,理想汽车在常州工厂拥有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四大生产车间,设计年产能为10万辆。在其最新的规划里,将在重庆再建产能40万辆的新工厂。而威马汽车温州工厂是新造车企中首个完工投产的自建工厂,湖北工厂也已经在今年初竣工。此外,小鹏肇庆工厂今年五月完工后,已经进入规模化生产节奏。

不过特斯拉的阴影犹在,在马斯克的最新计划里,特斯拉下半年将大幅增加全球交付量,为了共同抵御特斯拉的碾压,国内马斯克曾经的追随者们已经开始抱团取暖。

今年六月,何小鹏在微博发出一张合照,照片中何小鹏、李斌、李想相依而坐。相依而坐的意味毋庸置疑——抵御共同的敌人特斯拉,而这也是当前国内造车新势力的首要任务。

上市上市,造车新势力资本冲刺

除了蔚来、理想、小鹏、威马,走“另类”打法的合众新能源近期也传出上市消息。合众新能源旗下的哪吒汽车主打低端市场,主力产品小型SUV哪吒NO1售价仅10万元左右,目前哪吒汽车已正式启动C轮融资,并计划2021年登陆科创板。值得一提的是,哪吒汽车目前累计融资仅有62.5亿,且并没有互联网巨头加持。

在造车新势力一片狂欢下,后来者许家印携六款恒驰汽车也在近日亮相,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一匹黑马。

自从2018年6月接盘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后,恒大通过“买买买”迅速打通了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广东、上海的两家工厂也将在今年竣工,根据计划,恒驰全系列将在明年实现量产。

六年的时间里,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从默默无闻到百家争鸣,再到如今的群雄逐鹿,特斯拉从良师变成对手,昔日的追随者们需要尽快在资本的助力下博取逆风翻盘的机会。毕竟,特斯拉留给中国造车新势力的时间窗口已经不多了。

233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