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第一股,嘀嗒配吗?_东方汽车头条网约车第一股,嘀嗒配吗?_东方汽车头条

网约车第一股,嘀嗒配吗?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嘀嗒上市,用未来换生存的故事。

影视投资电影投资影投天眼影视投资新闻电影投资项目电影投资收益计算器上海龙凤网419龙凤网上海夜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心编辑部”(ID:huchensia),36氪经授权发布。

网约车第一股,嘀嗒配吗?

作者 | 颜宇

编辑 | 洛阳铲

10月8日,嘀嗒出行高调地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外界猜测已久的网约车第一股似乎要落在了这家“另类”公司的头上。

翻开招股书,嘀嗒的业务单一且另类,只有顺风车和出租车。它于2014年成立,当时中国出行市场正经历着一场旷日持久的补贴大战,其创始人宋中杰决定退出烧钱最激烈的快车、专车赛道,主攻“顺风车”。

这成了一次用未来换生存的抉择。之后随着滴滴称霸江湖,业务涵盖出租车、快车、专车、顺风车、代驾以及货运。嘀嗒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自己的用户当做是滴滴。甚至临到上市,都有网友在微博上询问其与滴滴的关系。

随着2018年滴滴顺风车业务的下架,嘀嗒的好运就来了。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在友商顺风车下架的一年中,嘀嗒的顺风车单量直接翻了十倍。所以就不能理解为什么嘀嗒能在2019年盈利,因为没有对手,白捡了顺风车第一的位置。

如今,即便有可能抢到网约车第一股的光环,嘀嗒依然掩盖不了三大问题。

01 上市即巅峰

嘀嗒的第一大问题是:上市既巅峰。

招股书显示,嘀嗒2019年平台交易总额(GTV)为110亿元,顺风车就占了85亿元。而根据嘀嗒公开宣传的数据,其2019年顺风车的市占率近7成。很明显,最赚钱的业务已经接近天花板。

嘀嗒最大的对手滴滴顺风车于2018年8月下线整改,当时日订单是200多万单。按照嘀嗒招股书显示,2019年嘀嗒日单量不到50万单,远远没有能满足市场需求。2019年11月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且当时滴滴只在少数几个城市试运营。

网约车第一股,嘀嗒配吗?

到今年6月,滴滴顺风车已在全国300多个城市陆续开放,且在安全功能做了很多改善和提升,但用户很少感受到大范围的拉新、促销活动。预计滴滴顺风车在提供更多的场景服务、采取更多拉新增长等运营措施后,单量会更快恢复。

而被嘀嗒寄予厚望的出租车业务,基本上处于画饼阶段。它从2019年8月开始向出租车收取服务费。于2019年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收益分别为6300万元、1.5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益的1.1%、5.0%。

另一项数据也佐证了画饼的说法。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出行拥有合共超过735,000名认证出租车司机,占全国所有出租车司机的约26.4%。而它的市场份额虽说是全国第二,但仅有0.55%。

网约车第一股,嘀嗒配吗?

顺风车业务增速见顶,又将面临对手的强力狙击;出租车网约化对于即将上市的嘀嗒来说,见效又太慢。

嘀嗒的商业模式有别于其他出行平台,以“轻资产”著称。即嘀嗒通过“服务费”等方式形成收入,自身是不拥有车辆的,也不向顺风车车主和出租车司机进行大规模激励和补贴。这虽然极大降低了成本,但同时也限制了用户规模。

网约车第一股,嘀嗒配吗?

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8月份App应用的月度排行榜中,滴滴出行仍然坐稳出行领域的霸主地位,而嘀嗒出行的月活人数仅为658.6万。

营收中期内见顶,用户规模增长过慢,嘀嗒交给资本市场的答卷,也许就是“上市即巅峰”。

2 反常的逆增长

嘀嗒的第二大问题是:反常的逆增长。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嘀嗒营收分别为0.49亿元、1.18亿元、5.81亿元、3.1亿元。这个数据很直观的表明,嘀嗒的崛起是在2018年滴滴顺风车下架,到2019年后营收的增速开始下降。

而在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的肆虐下,嘀嗒营收出现了惊人状况:同比增长了66.25%。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新冠病毒让大部分顺风车车主、出租车司机都在家停摆。所以,疫情也不能阻挡嘀嗒对营收的向往。

这一反常的逆增长其实包含了嘀嗒管理上的隐忧。

2019年9月,《中新经纬》写过一篇文章爆料,“出租车司机曝嘀嗒预约单买卖内幕:一单最高可卖到100元。”文中提及了很多有意思的细节,比如:倒卖嘀嗒订单的黄牛称自己用外挂抢单不会被封号;接送乘客的车牌号与订单不符;倒卖订单已经形成了产业链。

网约车第一股,嘀嗒配吗?

而在嘀嗒拼车的官方贴吧,很多车主和乘客都讨论过嘀嗒上的虚假订单。造成这一现象不是孤立的,刷单情况在嘀嗒上是发生过的。《武汉晨报》就做过调查:武汉 “嘀嗒”刷单3元一人,这样的 “摆渡车”真的好吗?

网约车第一股,嘀嗒配吗?

在嘀嗒455页的招股书中,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的名字出现了接近100次。这家公司很有意思,其也在瑞幸咖啡的招股书中频频出现:“根据Frost & Sullivan的报告,我们是中国第二大、增长最快的咖啡连锁。”

据第一财经报道,香港股市里,因为涉嫌财务造假而长期停牌的博士蛙、诺奇、辉山乳业,上市后暴跌九成的米格国际和暴跌六成的雅仕维,都是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客户。

2017年暴跌85%的辉山乳业,为了数据,向弗若斯特沙利文支付了一笔可以反映市场费率的钱:130万。钱到账后,弗若斯特沙利文说:辉山一年能种出11万吨苜蓿草,有12万亩的种植基地。

后来,浑水做空辉山乳业时发现,辉山长期从国外进口苜蓿草。最重要的是,东北不适合种苜蓿草。

而嘀嗒则是弗若斯特沙利文口中的“中国最大顺风车平台”。

03 港股不相信运气

嘀嗒的第三大问题是:选择在港股上市。

港股是个很有意思的市场,仙股和优质股分化特别明显。所以,这也让它的投资者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更喜欢有着优质资产、业绩好的企业,比如:腾讯、美团、京东、网易等等。

而没有优质资产的互联网企业,像映客之流股价常年在地板上挪动。映客是个直播平台,于2018年在港股上市,打敲钟那天后,其股价从5.48港元一路下跌,不到一个月就跌到了1.79港元。很明显,这种没有优质资产的公司并不受到港股追捧。

出现这个现象最大的原因是港股市场是海外投资机构占主导,散户较少。他们都是些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绝不会相信上市公司所描绘的种种故事。所以,嘀嗒的出租车故事在港股上大概率没人买账。

至于另一项业务顺风车对投资者来说,完全没有业绩增长的预期。因为嘀嗒光2019年就占据了7层市场,再进一步显然困难重重。而且从2020年开始,嘀嗒将受到滴滴的全面竞争。这项业务的前景其实并不明朗。

再加上顺风车有着使用频次较低的问题,嘀嗒平台上有着1200万司机,平均一天接1.3单。而在出租车网约化早期,要大规模抢占市场时不补贴,反而向司机收取服务费,无异于卸磨杀驴。

所以,不论短期还是长期,嘀嗒当前的两项业务的业绩对港股投资者来说都没有预期。商业史上,“运气好”不会永远是一家公司的标签,对已经浮出水面的嘀嗒而言,在出行领域闷声发不了财。

未来的故事讲不通,当下的业绩将承受太大压力,这会让嘀嗒在资本市场不受欢迎。所以,对它来说最好的结果是被巨头收购。上市,只是缓兵之计,上市之后呢,嘀嗒还能讲出好故事吗?

这个“网约车第一股”,嘀嗒不配。

194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