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_东方汽车头条【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_东方汽车头条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朱启昕说,从事研发就像走向一条孤独的攀登之路。解放人从创业者到奋斗者,再到利用全球资源的奔跑者,不断前行。时代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解放人要探索新技术,就要面对不确定性,大家都从奔跑者变成攀登者。“只有咬紧牙关,沿着陡峭岩壁持续向上,才可能一览众山小。”  文/《汽车人》张敏  一汽解放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朱启昕鬓角多了些白发。原来铁塔一

影视投资电影投资影投天眼影视投资新闻电影投资项目电影投资收益计算器上海龙凤网419龙凤网上海夜网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朱启昕说,从事研发就像走向一条孤独的攀登之路。解放人从创业者到奋斗者,再到利用全球资源的奔跑者,不断前行。时代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解放人要探索新技术,就要面对不确定性,大家都从奔跑者变成攀登者。“只有咬紧牙关,沿着陡峭岩壁持续向上,才可能一览众山小。”

  

文/《汽车人》张敏

  

一汽解放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朱启昕鬓角多了些白发。原来铁塔一样的汉子,现有些许消瘦,看来他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松,不过嗓音还是低沉而有穿透力,丝毫没变。

  

他身上有着一般管理者身上少见的技术敏感度和创新意识,对未来的技术发展趋势感觉强烈,非常喜欢跨行业跨界思考问题。这源于他的职业经历。作为一汽的“老研发”,他从普通技术员到项目经理,再到一汽技术中心副主任,始终处于解放品牌技术研发的第一线上。

  

2017年一汽集团改革后,原技术中心商用车研发部门归属一汽解放成立商用车开发院,朱启昕调任一汽解放副总经理兼商用车开发院院长、党委书记。即便是2018年6月接任一汽解放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从事管理工作之后,他的很大一部分精力仍放在对于技术尤其是前瞻技术的关注上。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多年研发项目管理工作,培养了朱启昕的技术深度与宽度,以及良好的沟通能力与协调能力。

  

“一定要把事情搞明白,要不真的是吃不香、睡不着。”在性格上,朱启昕具备一个技术管理者的所有特质:务实、执着、认真。有着准备时时迎接困难、面对困难的强大内心,这让他能够持续精进,了解技术前沿,为企业后续发展做储备。

  

受疫情的冲击和内外环境的影响,对于众多中国企业来说,2020年非比寻常。困难面前,创新显得尤为重要。从战略布局到产品打造,解放身上早早打上了中国商用车行业的“创新”标签,成为当之无愧的行业老大。其中,解放对于新业态的布局,构成了中国汽车企业适应时代要求、寻找新的发展空间的一个缩影。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负责前瞻业务板块的朱启昕正是解放新技术的操盘手。

  

朱启昕说,进这一行是来对了。在他看来,一个企业成功的关键在于对国际国内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产业未来发展规律和方向的判断与提前的布局,不懈的创新变革。“制造业要有持续变革的动力以及确定方向后坚定前行的战略定力。”

  

这样一位有着雄厚技术背景的企业经营者,对于解放占领技术制高点、借助数字化技术给企业向智慧交通运输解决方案提供者转型,提供强大内驱动力。

  

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朱启昕的职业生涯贯穿了商用车和轿车两大体系,其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商用车。按他的话讲,和“解放”这两个字半生有缘。解放研发70年的历史,朱启昕亲身经历了30年。

  

他最初进入一汽是在科研部门研究结构强度和疲劳。2000年是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他从试验部部长调到了策划调度部部长,制定流程制度,协调中心的项目、财务、科研、投资等各项管理工作,积累了很多管理经验,尤其在研发流程的咨询上受益匪浅。2003年转任中心主任助理,接任负责第六代商用车项目。

  

他参与、策划的研发项目不少,但J6的研发一直居于重要地位。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在他看来,J6终结了解放没有重卡的历史,还创造了若干个首次——首次遵循国际化开发流程,首次使用PDM管理产品数据,首次全系列化、模块化开发商用车,首次整车和大总成全系列全新开发,首次全系列产品全新制造体系升级改造,首次开展同步工程,首次采用强项目管理体制。J6在解放的发展史上是独特的,同时达到了出产品、出流程、出标准、出人才的目的。

  

朱启昕告诉《汽车人》:“从一汽集团到研发中心再到工厂制造,可以说是上下同欲,整个项目团队以现代化的开发模式,进行了同步工程,拉动了整个解放的生产制造体系。这种研发模式带来的好处,就是能够根据市场动态变化,迅速反应,改进产品。”

  

去年夏天,朱启昕亲自驾驶一辆红色的解放J6卡车缓缓驶下生产线,这辆车是解放生产的第100万辆J6,用时12年。朱启昕说,第一辆J6下线是一汽解放董事长、时任解放卡车厂厂长胡汉杰开下生产线的,如今他驾驶第100万辆J6下线,这是莫大的荣耀,也是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J6项目2000年立项,朱启昕2003年担任项目经理,参与了大半程的研发工作,2007年第一辆J6问世,一出场就得了碰头彩,因为这是中国第一辆正向开发的高端商用车。这是对解放产品历史性承接,更重要的是,J6是解放面向未来的产品。

  

朱启昕经历了首辆J6正式下线,经历了J6在2017年达到70万辆的里程碑,又经历了2019年突破百万辆大关。这些历史性的瞬间,他都是亲历者、见证者、参与者、领导者。他说,J6就像自己的孩子,那么有出息,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完全值得的。

  

朱启昕强调,J6是全系列整车和总成同步自主研发的,同步进行的还有发动机、变速器总成开发,甚至包括整车“四大工艺”的重新布局和建设。对公司来说是一次新的创业,对商用车事业来说是一次信心提振。高端商用车,中国人完全可以干出来。

  

朱启昕说,J6是中国首次全系列自主研发的新一代商用车,推动解放的制造体系、研发体系和供应体系都发生了质的变化。在焊装、涂装方面,自动化效率大幅提升,总装线也重新进行了现代化设计。同时,J6当时在国内乃至全世界也是首次全系列整车和总成同步自主研发。直到现在,国外商用车还多是先研发动力总成,待总成系统成熟后再开发整车,所以当时J6开发的难度可想而知。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J6是解放产品的一次转型升级,更是中国商用车向欧系品质的一次迈进。这个体系为中国汽车工业培养了一大批技术人才,也成就了一大批客户。朱启昕一直强调,解放的使命就是给客户带来价值,说白了就是帮客户赚钱。

  

解放成就客户,客户的选择也成就了解放。而一汽就是靠解放卡车起家,解放是一汽的根。这是其他品牌难以超越的积淀,这种积淀带来的自信,让解放浴火重生,重回王座。

  

这中间有波折。J6产品市场导入初期,销售团队还是有些担心。一方面不知道客户对国产高端车型能否接受,另一方面第五代车型还在市场上销售,如何平衡两款产品的销售策略,也是一个考验。

  

在当时,J6的市场定位有些超前。在客户都在拼成本,甚至不惜超载超限的时候,J6的很多人性化、舒适化设计,很难体现出优势。对此,朱启昕主持了一系列产品调整,J6P荣耀版、新J6 6×2载货、500马力自卸、2018款J6L,解放针对客户需求开发出各种版本,一直拓展到JH6。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朱启昕认为,虽然中国市场整体用车品质在提高,但不同区域对不同档次的商用车型都有需求。J6仍是解放的主力车型,根据用户需求迭代开发。这是中国商用车对欧洲水准的一次成功的追赶。

  

研发的智能化时代

  

2010年,J6研发成功后,原一汽技术中心分派朱启昕负责轿车产品、项目管理、投资发展、财务等日常工作,他没想到一干就是4年。朱启昕把商用车研发的经验拿过去,将轿车的研发流程进行了梳理,使之从开始设计到实施再到实验,形成体系化。

  

4年后朱启昕又回到一汽商用车部门。当时适逢J7项目负责人沈言行退休,接手项目后,他又将轿车部门的经验与商用车研发结合起来。

  

朱启昕总结,轿车的研发是精细化,讲究客户体验,这方面一直走在商用车前面。而当时正在开展的J7研发,就走了精细化设计的道路。现在回头看,这段“轿车”经历让朱启昕受益匪浅,这也和他善于总结、融会贯通的职业素养有关。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后续J7的问世,则在某些功能上,特别是智能化、清洁化方面超越了欧洲重卡水准。J7的座舱内声音甚至比进口车小,舒适性、经济性都更胜一筹。这些评价来自客户,更增添了解放研发团队的信心。

  

朱启昕对J6、J7两代产品都有深厚的感情和深刻的体会。在他看来,J6是基础,J7是站在J6基础上的创新开发,可以说没有J6就没有J7。双方的主要区别是用户群体和市场细分的差异和使命不同。

  

如果说,J6是面向高端市场全系列换代车型,朱启昕领导的研发团队则将J7视为中国商用车信息化、智能化、网联化的代表之作。

  

此前的所谓智能化,都是使用供应商提供的独立ECU功能模块。彼此独立,并无整车级别的管控机制。J7团队开发出高集成的整车“大脑”(中央控制单元VCU),对发动机、变速器、底盘电子系统进行综合控制,也为未来智能卡车升级和子功能灵活配置,提供了充足的扩展空间。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J7的中央控制单元的独门绝技,是根据车辆载荷和路况,对发动机转速、扭矩等指标进行精确控制,保证车辆始终处于最佳工况行驶;配装预见性巡航功能,提前告知驾驶员进行驾驶预判,使巡航过程变得更为智能。

  

该功能不仅能够节油2%-3%,还能大大减轻驾驶员操控强度,使重卡驾驶不再是体力活,就像开乘用车一样轻松。朱启昕认为,目前高端市场消费群体还较少,用户对于高端产品认知不一定全面。普通车型每年跑10-15万公里就不错了,但现在随着物流运输日益高效,最长年运输里程接近40万公里,这个时候会对车辆的舒适性和安全性提出更高要求。重卡的高端市场空间潜力很大。

  

今年,商用车股比完全放开,外资独资商用车品牌进入本土化生产。朱启昕表示,现在跨国品牌,比如斯堪尼亚等品牌已经进入中国,但他并不过于担心。

  

在他看来,欧洲公司的营销服务,体系完整,有“特殊办法”,可以总结为“指导体系略占优”。但是,解放的规模仍然是市场第一的,摊销费用比对手低,渠道、服务、采购成本、供应商体系,都在潜在跨国对手之上。现在的任务,仍然是抓科技和智能化增值,走技术牵引之路,在科技竞争中正面击败对手。因此,一汽解放发布了“哥伦布智慧物流开放计划”。

  

“哥伦布”计划行至中流

  

经过70年的风雨洗礼,中国商用车已经进入市场竞争、环保竞争、技术竞争的时代。

  

朱启昕在商用车研发部的时候,就侧重商用车研发的创新业务。他认为,解放的产品品质接近世界一流,但还未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为什么这么说?在产品可靠性、电器件的故障率等方面还有提升的空间。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但是在智能和新能源领域,他认为解放与国际商用车企业相比,并不落后,甚至某些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此前,一汽解放董事长、党委书记胡汉杰表示,一汽解放的目标,是由车辆制造商转型为智慧交通运输解决方案提供者。

  

在朱启昕的统筹下,解放进行了内部创业公司的孵化,成立了两个技术公司、一个运营公司,成立了新能源部门、智能网联公司、技术部、F事业部、海外事业部、海外研发中心。在自主合作、关键零部件和下一代的EE平台都做了布局。

  

可以看出,在前瞻技术领域,解放不做甩手掌柜,而是深耕产业,致力于共同推动产业整体升级,构建开放、合作、共赢的生态。正是秉持这种敬畏之心,点线面地布局着自己的生态版图。

  

其中,“哥伦布”计划,就是一个开放型的伙伴开发计划,涵盖无人驾驶卡车、智慧工厂、智慧配送在内的开放平台,其核心是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目前,解放已有近百万辆中、重型卡车接入解放车联网,注册用户达120万,每天新增行驶里程超过2亿公里。解放推出3套联网管理系统,向用户提供车辆管理、远程控制、运营报表等数据信息,提升用户体验。

  

与此同时,这些海量数据聚合起来,形成自动驾驶的训练数据库,以提升解放自动驾驶的深度学习能力,特别是在高度特定的场景中,率先形成高等级自动驾驶能力。

  

朱启昕将智能生态总结成四大要素:智能车辆、智能硬件、智慧算法、智能制造。通过围绕四要素部署研发,创造出新价值。

  

根据他给的时间表,2020年,在限定区域各场景下,实现L4级智能车运营落地;2023年,实现高速公路L4级智能车商业运营;2025年,实现全工况开放区域下L5级智能车运营,全面支撑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与智慧交通体系发展目标达成。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实际上,2020年的目标已经提前实现。2019年发起并组建苏州挚途科技有限公司,当年就针对港口、矿区、封闭园区、工厂物流等九大应用场景开展了全系智能商用车的开发。

  

同样在去年,L2级量产版智能J7发布,是世界商用车发展史上的第一款。

  

朱启昕将这一时刻列入到一汽解放发展众多里程碑中的一个。

  

这只是开始,2020年9月6日,解放L3级量产卡车——J7 L3超级重卡在江苏苏州重磅发布并投放市场,L4级港口车在京唐港、日照港已经开始运营。朱启昕认为,解放作为中国第一个汽车品牌,有责任做新技术的领航者。

  

“哥伦布”计划的另一个分支,是车联网技术。今年4月,“一汽解放赋界(天津)科技产业有限公司”成立,以物流为核心场景开展新业态探索。5月,解放牵头,并联合多家科技公司,成立“鱼快创领智能科技(南京)有限公司”,此举宣告解放在车联网研发领域也驶入快车道。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车联网技术和自动驾驶技术,既是智能化的不同分支,两者也互相依附、互相促进。解放在智能技术领域的大规模投资,加速新业态布局,标志着解放在智能驾驶新赛道上再次领跑。

  

解放率先实现港口、矿山场景自动驾驶,不止从技术角度出发,还有市场原因。朱启昕认为,商用车和乘用车的智能化,出发点不同。前者直接受经济价值驱动,如果实现特定场景下无人驾驶,解决了安全问题,同时节约人力成本,即便一次投入成本较大,客户也必然乐意接受。

  

创新驱动解放未来

  

对于碳综合和零排放这一任务,商用车比乘用车更难面对。虽然国际上有纯电卡车,但商用车明显的动力和续航需求,意味着燃料电池才是大概率的合理解决方案。

  

解放作为国内商用车企的龙头企业,在燃料电池商用车型研发上起步较早。J6F氢燃料电池物流车是一汽解放推出的首款氢燃料电池产品,使用习惯与传统车相当。朱启昕还透露,解放研发了燃料电池版大客车,该车量产版已获得工信部生产许可。而解放正在佛山启动新能源的新基地,明年计划5000辆起步,以燃料电池车为主。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在节能绿色发展的征途上,解放再一次走在前面。这70年,解放洞察市场,对用户需求精准把握,打造了体系节油、长换油、自主大总成等十大核心产品技术优势,产品不断推陈出新,持续引领中国商用车行业快速发展。

  

这半年多来,解放和其他商用车公司一样遭受了疫情下的市场考验,但解放仍给出了骄人的业绩。今年1-9月,解放品牌生产整车近36.6万辆,同比增长超37%;销售整车超40万余辆,同比增长超46%。

  

今年上半年,一汽解放刚刚完成重组上市,朱启昕再任总经理。他认为,解放的产研体系已经完全成型。解放已经形成“两大两小”生产体系:前者为长春和青岛,后者为成都和柳州。同时坐拥三大总成(车桥、变速箱、发动机)生产基地:长春、无锡、大连。

  

这是献给解放研发70周年最好的礼物。1950年解放以研发为始,孕育中国汽车工业的本源。而2020年是解放确立实现“四翻番,四领先”愿景的开局之年;未来,解放还将在智能化、新能源技术上继续大放异彩,即所谓“创行七十载 领动新未来”。

  

【汽车人】朱启昕:我们都是攀登者

  

采访中的朱启昕虽然面色平静,但心里承载着星辰大海。他深知,从事研发就像走向一条孤独的攀登之路,需要付出艰辛,全心投入。

  

1988年,计算机技术方兴未艾,非计算机科班出身的他就开始学习、钻研,并在1994年就自考了国家程序员资质。而在做“9015”项目的3年,他自己编程累得手都落下毛病,有时遇到难题,在实验室忙得连饭都忘记吃。曾经他通宵达旦致力于技术的钻研,有时凌晨5点多回家,大冬天要送孩子上幼儿园,送完去单位,才发现鞋子一高一低,原来是穿错了鞋子。这是一个技术管理者倾注全部的热爱与赤诚所能抵达的忘我境界。

  

解放70年研发历史,就是不断挑战自己、不断拓展行业视野的过程。朱启昕说,解放人从创业者到奋斗者,再到利用全球资源的奔跑者,不断前行。而今,时代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解放人要探索新技术,就要面对不确定性,大家都从奔跑者变成攀登者。“只有咬紧牙关,沿着陡峭岩壁持续向上,才可能一览众山小。”(文/《汽车人》张敏,部分数据来源网络)【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

521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