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_东方汽车头条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_东方汽车头条

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宁德时代频繁的投资行为,暗藏了什么野心?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探客Tanker”(ID:TankerTK),作者:流浪法师,编辑:蛋总,36氪经授权发布。

日渐膨胀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正把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喂”得越来越壮。

4月29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宁德时代实现营收191.67亿元,同比增长112.24%,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6.72亿元,同比增长290.5%。

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图 / 宁德时代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

客观来看,宁德时代在2021年第一季度继续保持了其在2020年的“赚钱能力”。4月28日,宁德时代发布2020年年度财报。2020年,宁德时代实现营收503.19亿元,同比增长9.9%,实现归母净利润55.83亿元,同比增长22.43%,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42.65亿元,同比增长8.93%,超市场预期。

回顾2020年,宁德时代一路狂飙的股价也侧面证实了这家企业备受投资人的青睐。在业绩增长与新能源汽车市场扩大的双重影响下,宁德时代成为投资机构主要重仓的股票之一,在2021年1月7日,宁德时代股价甚至一度涨至413.2元的高点,总市值9800亿元。

即使当前宁德时代市值较高点蒸发近千亿元,但宁德时代股价在2020年的增长率依旧超过200%。截至发稿,宁德时代股价为388.17元/股,总市值9042亿元。

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图源网络

时间来到2021年,百度、小米等跨界巨头持续入局造车业,新能源汽车业愈发热闹。

2021年第一季度,受全球疫情影响及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长影响,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逐渐攀升。中小规模的电池厂生存环境进一步压缩,这给了宁德时代更多的机会。

不过,据「探客Tanker」观察,市值逼近万亿人民币的锂电巨头宁德时代,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1、装机量连续四年全球第一

动力电池装机量的稳步增长,是宁德时代营收增长的主要动力。宁德时代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向好来源于市场对动力电池日益增长的需求。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宁德时代2021年第一季度装机量达12.22GWh,同比大增438%。

而从2020年年报数据来看,宁德时代的装机量增速也依旧稳定。年报显示,宁德时代2020年实现锂离子电池销量46.84GWh,同比增长14.36%,其中动力电池系统销量为44.45GWh,同比增长10.43%。

在电池销量增长的情况下,宁德时代依然占据了国内动力电池市场的半壁江山。

中汽研合格证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动力电池装机总量为63.6GWh,同比增长2%,其中宁德时代装机量为31.9GWh,市场占有率为50%。而据第三方研究机构SNE Research统计,2020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全球装车量为34GWh,市场份额为24.82%,连续四年位居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第一。

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图 / 2019-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在电动汽车上的装机量Top10)

此外,宁德时代也拥有国内动力电池领域最广泛的客户基础。宁德时代在其财报中表示,2020年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车型有效录入共6800余款车型,其中宁德时代配套动力电池的车型超过3400款,占比约50%。

然而,随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上升、动力电池市场逐步扩大,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业务的赚钱能力却在下降。

在动力电池系统销量同比增长10.43%的情况下,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系统销量营收仅同比增长2.18%,这意味着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系统单价较2019年略有下滑。

“电池营收增速放缓,也可能是因为磷酸铁锂电池在2020年异军突起,宁德时代的电池销售构成向单价更低的磷酸铁锂电池倾斜。”一位电池行业从业者对「探客Tanker」表示。

除营收增速外,另一个更直观的数据——毛利率也在下滑。2020年度,宁德时代销售毛利率为27.76%,较2019年的29.06%略有下滑。

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图 / 2015-2020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

对于毛利率的下降,宁德时代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各细分产品毛利率的变动是销售单价和单位成本变动综合影响的结果。若未来市场竞争加剧或行业政策调整等因素使得公司产品售价及原材料采购价格发生不利变化,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风险。”

在毛利率下滑的情况下,政府补助为宁德时代的业绩做出了较大贡献。2020年,在营收与成本变动持平的情况下,宁德时代的归母净利润实现了22.43%的同比增速,远超营收的增速。而仅“其他收入”中来自政府的补助,就为宁德时代提供了11.4亿元的净利润。

除动力电池业务外,储能系统板块的业务也成为宁德时代在2020年新的增长点。报告期内,宁德时代储能业务营收为19.4亿元,同比增长218.56%,占总营收比重从2019年的1.33%增长至2020年的3.86%。

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图 / 宁德时代2020年年度报告)

而随着碳中和市场的发展,储能业务也将为宁德时代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

2、2021年能否保住第一宝座?
 

回顾2020年宁德时代经历的事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打入特斯拉供应链、与LG化学竞争全球第一及市值超越中石油。

宁德时代市值历史性地超越中石油,给了资本市场更多想象空间。有人将这一时刻比作能源领域的“奇点时刻”,旧的化石能源离开舞台中央,新能源的代表宁德时代被寄予更多期望。

但这并不意味着宁德时代可以高枕无忧。在2021年初市值达到9800亿元的顶峰后,宁德时代并未突破万亿市值的关口。而其最终守住的全球第一宝座,过程也十分惊险。

压力来自于LG化学。

虽然宁德时代在2021年最终以24.82%的市占率成为全球第一,但受国内疫情影响,宁德时代2020年上半年装机量一度落后于LG化学,自2020年3月至8月的半年时间里,LG化学的单月装机量均超过宁德时代。

“二者的差距非常小,如果不是国内新能源市场在下半年回暖并爆发,宁德时代就输了。”前述人士对「探客Tanker」表示。2020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同比下滑44%,而LG化学押注的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却同比增长了52%。

2020年前三季度,LG化学装机量达到19.13GWh。而LG化学电池业务在第三季度销售额为26.2亿美元,营业利润为1.4亿美元,均创下历史新高。

反观宁德时代,在全球市场的出货量并不可观。不过好消息是,宁德时代在德国投建的工厂预计将在2021年内投产,到2022年时可实现14GWh的电池年产能。

从某种程度来说,过度依赖国内市场是宁德时代的一个隐患,随着动力电池市场的洗牌,部分车企也选择“逃离”宁德时代。

2020年7月,曾“带飞”宁德时代的宝马,选择与亿纬锂能合作,大众也在2020年入股国轩高科。越来越多的车企选择扶持国内二线的动力电池厂商以制衡宁德时代。

不过,宁德时代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调整。据宁德时代方面透露,其德国工厂将在2021年内建成投产,并在2022年达到14GWh的年产能。

当前国内动力电池领域,呈现以宁德时代领衔的“一超多强”局面。根据动力电池联盟最新统计,宁德时代在2021年3月装机量为4.52GWh,占国内全部动力电池装车量的一半。今年3月,比亚迪、LG化学、中航锂电和国轩高科分居第二至第五位。但这四家公司的总装车量仅为宁德时代的约三分之二。

中国在近几年内仍将是新能源汽车最大的市场,而全球其他新能源市场还在爬坡阶段,这对于占据国内市场半壁江山的宁德时代而言是莫大的优势。

在跨界巨头不断下场造车的当下,占据龙头地位的宁德时代仍有较大的话语权。而动力电池市场下一阶段竞争的关键,还是产能。

宁德时代也在其年报中表示,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大,目前公司动力电池库存量增加,同比增长34.57%,而公司在建产能77.50GWh,这意味着其产能还将比现在翻一倍以上。

“宁德时代的产能利用率在行业中也处于较高水平,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市场份额将进一步向龙头企业集中。”汽车行业分析师周涛对「探客Tanker」表示。

此外,为了进一步降低电池成本,宁德时代正在希望用镍、锰元素替代电池原材料中成本较高的钴。为此,宁德时代在2020年12月也宣布在全球第一镍生产和出口国印尼,投资50亿美元兴建一座电池工厂,该工厂有望在2024年正式投产。

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图 / 印尼的露天镍矿)

3、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宁德时代扩张的脚步并未停下。

其年报显示,2020年宁德时代的非股权投资额达173.9亿元,较2019年增长68.09%。

而在股权投资方面,宁德时代在近期也频繁出手。4月27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斥资190亿元对境内外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优质上市公司进行投资,本次投资的资金来源为公司自有或自筹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宁德时代第二次大手笔投资产业链上市公司。2020年8月,宁德时代首次宣布对产业链相关上市公司投资191亿元,目前已向4家A股产业链公司投入重金,且主要以参与认购定增股份为主。

“宁德时代通过股市投资了好几家做锂电设备的公司,锂电设备是动力电池最具价值的细分环节之一,而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极长,市场空间广阔,未来也可能会出现类似于半导体产业那样的龙头。”周涛对「探客Tanker」说。

买锂电设备的同时,宁德时代也不忘买矿。4月11日,宁德时代官宣旗下子公司将以1.375亿美元入股中国洛阳钼业位于刚果(金)的Kisanfu铜钴矿,这项投资使宁德时代获得世界上最大的未开发钴资源之一。

自2021年以来,受全球供应链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三元锂电池原材料钴元素价格暴涨50%。宁德时代本轮的投资在进一步保证自身原材料供应安全的情况下,也压缩了中小电池厂商的生存空间。

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动力电池

图 / 三元锂电池在制造

“宁德时代是想绑住电池产业链上下游,守住自己的电池业务,以保持领先地位。”周涛说。

然而,宁德时代的野心不止于车载电池。

在发布年报当天,宁德时代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与ATL签署两份《合资合同》,拟共同出资设立两家合资公司,从事应用于家用储能、电动两轮车等领域的中型电池的研发、生产、销售和售后服务。其中,电芯合资公司投资额为120亿元,电池包合资公司投资额为20亿元。

对于本次投资合资公司,宁德时代表示,随着锂离子电池在家用储能系统、电动两轮车等领域的应用空间不断扩大,公司拟与消费电池生产企业ATL通过合资方式深度合作,拓展新业务领域机会。

事实上,宁德时代在两轮电单车领域早有布局。日前,共享出行公司哈啰出行在其招股书中透露,2019年6月,哈啰出行与宁德时代和蚂蚁集团合作,推出小哈换电服务,为两轮电动车用户提供换电解决方案。

除电池领域外,自动驾驶领域也出现了宁德时代的身影。今年1月7日,自动驾驶芯片生产商地平线公告完成C2轮4亿美元融资,由Baillie Gifford、云锋基金、中信产业基金和宁德时代联合领投。

“自2017年开始,宁德时代就已经无法藏住自身的野心了,现金流太充足,跨行业去谋求更多发展空间是很正常的。”前述电池行业从业者对「探客Tanker」表示。

宁德时代频繁的投资行为,也印证了其在2020年定下的三大战略发展方向:以可再生能源和储能为核心的固定式化石能源替代、以动力电池为核心的移动式化石能源替代及以电动化+智能化为核心的应用场景。

而在动力电池领域占据霸主地位的宁德时代,能否凭借这些纵横布局去建立坚不可摧的护城河,以面对前赴后继的挑战者?市场仍待它进一步回答。

 

963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