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特斯拉成了街车,中国车企也「挤破了头」_东方汽车头条这个国家,特斯拉成了街车,中国车企也「挤破了头」_东方汽车头条

这个国家,特斯拉成了街车,中国车企也「挤破了头」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中国厂商正在学习的,是被特斯拉验证过的方法论。”

志在全球的中国新能源车企,又将迎来哪些困难?

划重点:

1、 包括小鹏汽车、蔚来、比亚迪和一汽红旗在内的中国车企,不约而同地挤进挪威市场,原因有二:高额补贴以及高接受度;

2、 中国厂商进入挪威,学习的是被特斯拉验证过的方法论。如今,特斯拉成为了挪威的街车,也在德国超越了BBA的同等级轿车销量;

3、 挪威是政策导向型市场,这对于中国车企来说比较友好,而相对应的诸如德国,则更加考验产品竞争力,目前看中国品牌仍不具备一较高下的能力。

11月初,中国迎来了今年最强寒潮,北京气温或跌破近十年同期最低值。但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却依然热火朝天。在过去的10月,新能源汽车整体销量再创新高,火爆的销售与曾经续航的“瑟瑟发抖”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同样是寒冬,中国不少车企却开始“扎堆”挪威。那里冰天雪地、人口稀少,整个国家人口约等于北京市常住人口的四分之一。

为何挪威成了车企出海的第一站?志在全球的中国新能源车企,又将迎来哪些困难?

挪威的“诱惑”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10月,新能源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32.1万辆,同比上涨141%。前10个月,新能源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213.9万辆,比上年同期增长73.3%。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此前曾给出预计,2021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可能会从2020年的140万辆增长至300万辆,增幅会超过100%。很多车企都将第四季度视为冲击年度销量的关键时期,因此300万辆的年销量有很大希望实现。

长期来看,多家新能源造车新势力均对未来的市场前景感到乐观。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在日前的一场活动上就表示,预计2025年新能源汽车将占到中国新车销量的35%以上。

但在国内市场猛增之际,中国的新能源车企却同时选择进军海外市场,并几乎都把挪威选为第一站,而最早大张旗鼓进军挪威市场的中国新能源车企正是小鹏汽车。

2020年6月开始,小鹏汽车就开始在挪威销售续航520公里的G3i,当时的起售价为 35.8 万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26.85万元,以11月4日为准,以下同),远高于国内售价。

2020年9月,首批100辆车从广州运往挪威。12月22日,这100辆车开始向分布于挪威28个城镇的用户进行交付。在市场销售和售后服务上,小鹏汽车与挪威经销商 Zero Emission Mobility AS(ZEM)展开合作。

“这是一个小规模尝试,但我们认为欧洲存在非常大的商业机会。”小鹏汽车副董事长、总裁顾宏地说,欧洲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已经很高,而其中北欧人对于国际品牌的接受度尤其高,适合中国厂商去竞争。

顾宏地认为,在欧洲市场做好国际化并不容易,因为需要对当地的监管政策、市场运营以及品牌建设都要有很深的了解,在设计上也要符合当地人的审美。这也得到了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的认同,“需要很长的时间还能在欧洲打好基础。”

何小鹏强调的是,中国的汽车厂商,特别是造车新势力从一开始就应该有全球视野,进而建立全球的品牌和渠道体系。“这些工作的时间非常紧迫,如果现在还没开始做,我认为会错过这样的(全球化)机会。”

除了小鹏汽车之外,三大造车新势力的另外一家——蔚来也在今年加快在挪威布局。与小鹏汽车不同的是,蔚来在挪威继续采用直营直销模式,而非和经销商合作。

2021年9月30日,蔚来宣布旗舰车型蔚来es8正式在挪威上市并开启用户交付。10月1日当天,蔚来在海外的首家蔚来中心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开业。在蔚来es8之后,即将于2022年第一季度交付的et7将成为蔚来第二款在挪威销售的车型,计划在2022年下半年开始交付。

蔚来方面表示,蔚来新车采用的是全球统一定价策略,并综合运费、目的地税费和运营成本等因素进行调整。

官方信息显示,蔚来几款车在挪威的售价均略低于国内售价。

此外,比亚迪唐系列、一汽红旗纯电SUV、以及在中国生产的特斯拉Molde 3/Y和沃尔沃旗下极星等电动车型均已出口到挪威。

走特斯拉的“老路”

乘联会数据显示,2021年1月到9月的三个季度,从中国出口到挪威的新能源汽车分别为1958辆、2081辆和3919辆,已经超过了2020年全年的7515辆。

“造车新势力出海首选挪威,不难理解,最直接的就是补贴很高。”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说。挪威更像是一个政策驱动型的市场,类似于中国此前也借助于补贴帮助新能源车企的发展。

以蔚来为例子,之所以价格较国内售价更低,是因为挪威对进口新能源汽车减免关税,此外在增值税上挪威对新能源汽车减免了25%的增值税,而中国对新能源汽车收取13%的增值税。基于蔚来在国内的定价减去增值税,再加上运费和部分管理费基本就是挪威本地价格。蔚来还表示,在海外采用直营模式亦可省去中间环节的成本。

在高额补贴的刺激下,挪威在2020年底成为了全球首个新能源汽车购买量跨过50%门槛的国家。

除了高额补贴之外,挪威还有许多对于新能源汽车的利好,比如挪威的油气价格名列世界前茅、挪威计划在2025年禁售燃油车,甚至领先于欧盟的时间表、挪威的充电桩数量也在欧洲领先等等。

沈晖认为,许多造车新势力去到挪威,会给外界认为已经进入到发达国家市场,其实还没有。真正能体现中国汽车工业水平的,特别是造车新势力产品能力的,应该是能进入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和美国等市场。

在传统的燃油车时代,这些国家代表的是汽车工业的最高水平。

一位在某品牌负责汽车出口的业务的人士表示,中国厂商选择挪威作为登陆欧洲的第一站,除了高额的补贴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好处是挪威没有自己的汽车工业,消费者相对来说更容易接受外来的品牌。“在这样一个相对友好的环境中,(中国厂商)压力会小很多。”

但实际上,中国厂商的压力并不会小,他们的交付量依然不高,特别是造车新势力。数据显示,在刚过去的10月,小鹏汽车在挪威的交付量为42辆,蔚来为10辆,比亚迪唐为358辆,与排名第一的大众相去甚远。

中国厂商需要时间,但谁也不知道窗口期还有多长。特斯拉是进入挪威市场最早的新能源车企之一,如今特斯拉已经成为挪威的“街车”。

2013年8月,特斯拉在挪威交付了第一辆在欧洲大陆的Model S。至今,特斯拉依然维持其在挪威市场的强劲表现,2021年8月,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Model Y首次在挪威开启交付,这款车在当月就成为了挪威市场注册量最高的新能源车型。

数据显示,特斯拉Model Y在8月的注册量为1309辆,Model 3为571辆,两者总和在占据了挪威汽车市场当月12.7%的份额。

这个国家,特斯拉成了街车,中国车企也「挤破了头」

这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出口强劲的一个缩影。8月,特斯拉的出口量占据了中国新能源汽车出口的近半壁江山。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特斯拉已经从中国出口了9.75万辆汽车至欧美、澳大利亚、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厂商正在学习的,是被特斯拉验证过的方法论。但特斯拉的动作很早,如今已经在德国柏林开建超级工厂,即将实现欧洲的产销一体,进一步降低成本,推动销量的进一步增长。”前述人士表示,特斯拉如今实现了在欧洲的扩张,但中国厂商在欧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德国,特斯拉甚至已经完成了对BBA(奔驰、宝马和奥迪)的超越。德国联邦汽车运输管理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9月,特斯拉Model 3在德国的销量超过了奥迪、宝马和奔驰当月中型轿车总销量。其中,特斯拉Model 3共售出6800辆,三家德国品牌中型轿车销量总和为6100辆。

“实际上,包括德国在内,也是属于新能源汽车高补贴市场。但德国的汽车工业相当发达,大众推出的ID系列纯电动车型在欧洲市场广受欢迎,这也是中国厂商不会把这些市场当成首选的原因,比如蔚来,在德国拥有设计中心,但首选的依然还是去挪威。”前述人士表示,中国厂商如果想要在德国这些强势市场有所表现,目前还暂时看不到更多的可能性。

特斯拉在出口方面依然强势,甚至成为了中国新能源品牌出海的锚定目标。乘联会数据显示,在刚过去的10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出口量首次突破4万辆,2021年至今特斯拉中国出口量已近15万辆,将其他中国新能源品牌远远抛在身后。中国新能源品牌的海外之路,依然还很漫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花子健,36氪经授权发布。

101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来源于网络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work,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