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特斯拉杀手?今年最大IPO诞生_东方汽车头条又一个特斯拉杀手?今年最大IPO诞生_东方汽车头条

又一个特斯拉杀手?今年最大IPO诞生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Rivian能在七步之内让“(毛)豆在釜中泣”吗?

11月2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在推特上发了一首曹植的《七步诗》。一时间,业界纷纷猜测马斯克到底在表达什么。

或许,让马斯克感到“相煎何太急”的是,先是被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EP)“逼捐”,随后又面临着150亿美元的天价税单。而一家被称为“特斯拉杀手”的公司也气势汹汹登陆纳斯达克。

11月10日晚上,美国电动汽车公司Rivian Automotive正式上市,股票代码为“RIVN”,以每股78美元发行1.35亿股股票。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当日开盘时,Rivian最高涨幅达53%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元,但随后回吐部分涨幅,收盘价停留在100.73美元/股,涨幅29%。

由此,Rivian的市值超过860亿美元,成为今年全球最大的IPO,也是美国历史上第六大IPO,市值比肩通用汽车(860亿美元),超过福特汽车(773亿美元),也约等于当前蔚来汽车的1.3倍,理想汽车的2.9倍。

到底是怎样的一家初创车企,被一致公认为特斯拉的最大劲敌?它又凭什么撑起动辄860亿美元的市值?

#01特斯拉的恩怨情仇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Rivian由于在国内市场并未开启业务,所以显得较为遥远陌生,但并不妨碍它成为投资人眼中的香饽饽

Rivian的故事要从一位80后博士RJ Scaringe说起。他在2009年从麻省理工学院斯隆汽车实验室博士毕业后便开始创业。

早前,Rivian着手制造传统燃油跑车,但到2011年,Rivian的研发重心才开始转到电动车。彼时,特斯拉已经垄断了美国80%的电动汽车市场,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初创车企想要从中夺取份额,难度堪比登天。

幸运的是,R.J.和他的团队通过考察美国本土的实际市场,发现了特斯拉缺位的新市场——轻型电动卡车。而皮卡电动车在美国是个极其讨喜的赛道,市场规模较传统汽车也更大、利润更高。

如此,Rivian以差异化的市场定位加速崛起。在2018年的洛杉矶车展上,Rivian凭借SUV R1S和皮卡R1T两款纯电产品一举成为明星车企。

此后,Rivian获得了亚马逊(占股20%)福特汽车(占股14%)黑石等巨头的拥趸,在资金上似乎就没忧愁过。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至今,Rivian至少完成了8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110亿美元。

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马斯克确实对Rivian更“上心”。毕竟Rivian的背后站着的是马斯克的“死对头”——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

众所周知,贝索斯与马斯克,这两位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在航空事业上激战正酣。今年7月,在乘坐Blue Origin的火箭奔赴太空之旅的直播中,贝佐斯等人的座驾就是Rivian的R1T和R1S。Rivian的特殊性质,也注定了两人在电动汽车领域也必有一战。

二者的渊源要从“挖墙脚”说起。在过去1年内,Rivian新雇佣了3000多人,这其中大约有130名是特斯拉的前员工。2020年7月,马斯克也毫不客气地对Rivian提起诉讼,指控其试图通过招募特斯拉员工来窃取商业机密

而Rivian也丝毫不甘示弱,视马斯克的行为是为了阻挡自己上升势头。在特斯拉发起诉讼后不久,Rivian又聘用了前特斯拉高管Nick Kalayjian,任命其为工程和产品高级副总裁,为公司即将投产的首款电动车做准备。

就在今年1月,Rivian又带走了特斯拉的一位重要人物——特斯拉4680电池生产的负责人Victor Prajapati,他曾带领特斯拉走出Model 3产能地狱。现在Prajapati加盟了Rivian担任制造工程总监。

今年10月,特斯拉指责这家电动皮卡制造商不断地在掠夺其员工,并窃取其“高度专有”的电池技术,双方的矛盾再一次升级。

但如果仅仅从“挖墙脚”角度看,特斯拉还不至于将Rivian视为“死对头”。要知道,最近几年,“特斯拉系”出走的员工比比皆是,有的自立门户,创立了电动车公司,有人专攻电池技术,也有人主攻自动驾驶。至于直接转投竞争对手的员工,更是不计其数。

真正让特斯拉杠上Rivian,归根结底是对手动了自己的“奶酪”。针对C端消费者市场和B端商用市场,Rivian已累计推出高端电动皮卡R1T、SUV R1S和EDV系列商用电动货车。这些产品或对特斯拉造成一定冲击。

#02 860亿美元市值是不是泡沫?

如果从销售数据来看,Rivian的高市值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理解。目前,Rivian仍处于交付的初始阶段。招股书披露,Rivian第一辆R1T电动皮卡于今年9月14日从伊利诺伊州工厂下线。截至10月底,公司生产和交付数据分别仅为180辆和156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交付用户几乎全部为公司员工

这份成绩别说特斯拉,就是与中国造车新势力“蔚小理”相比也差距甚远。2018年,蔚来赴美IPO时,已交付了1000多辆ES8;2020年7月,理想汽车在IPO之夜上,累计交付刚达一万辆;2020年8月,小鹏汽车更是以累计交付20707辆的成绩踏上IPO之路。

也难怪马斯克在Rivian上市前,对于其高估值表示质疑,“或许应该要求他们在IPO之前,每10亿美元的估值至少交付一辆汽车。”

但即便如此,R1T也依然在时间上抢在特斯拉、通用和福特等其他竞争对手之前,率先将电动皮卡推向市场。公司披露,如果按照每天四辆的生产速度,到年底预计能赶得上庆祝交付第一千辆电动车。

相比之下,特斯拉的电动皮卡Cybertruck的交付日期已经从今年推迟到了2022年底。这也意味着,Rivian凭借R1T将有近一年的先发空档期。

或许,预定订单数量能一定程度上理解Rivian的受欢迎程度。根据公司披露,截至今年10月31日,Rivian在美国和加拿大市场上一共获得了约5.54万份R1T皮卡和R1S SUV车型的订单。公司预计能够在2023年底完全交付。

除了在时间上快特斯拉一步,Rivian在产品优势上也有许多看点。其自主研发的电动传动系统滑板(Skateboard)平台,即为Rivian旗下所有电动汽车的核心。

业内人称,“同特斯拉一样,Rivian也是根据第一性原理建立起来的公司。”与其说Rivian在造车,不如说它是在造“场景”。Rivian突破了既有业务逻辑,重新看待数字化的车之于场景涌现的价值。

基于滑板平台,Rivian可以快速打造不同的车型,典型如皮卡、房车和保姆车,宽敞的车内空间能最大限度地满足日常生活和通勤需求。此外,滑板平台还可以将其开放给其他汽车制造商使用,大幅简短车企的研发周期,并降低研发成本。比如,Rivian与福特达成协议,后者将使用Rivian的滑板平台,开发下一代纯电车型。

这种“超级底盘”的设计也成为了一个新赛道。已在美股上市的造车公司Canoo,以及中国初创企业悠跑科技等推出的“超级底盘”,与Rivian的滑板平台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除此之外,Rivian目前几乎在汽车各个方面都进行自主研发,包括动力系统、电池技术、车内信息娱乐和连接系统、集成安全系统、底盘和ADAS系统等。在细节上,Rivian的皮卡R1T,不仅具备“坦克转向”功能,实现车辆180度的原地转向,而且其自动驾驶能力也不逊色,标配了L3级的脱手驾驶辅助系统

值得一提的是,Rivian本身还有一张“王牌”——来自亚马逊的支持。除了注入大额资金外,亚马逊还订购了Rivian即将在12月开始交付的商用物流车EDV。根据Rivian递交的文件,亚马逊已经在2030年前订购了10万辆最后一英里卡车,其中首批预计在今年交付。

#03 Rivian会是煮豆的豆萁吗?

不可否认,今年以来,特斯拉股价已经上涨超过70%,并在10月25日成为首家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车企,几乎超过美股全部主要车企的市值总和。

与此同时,特斯拉在销量、营收、利润方面也迎来了突飞猛进的增长。中国10月份销量数据也正式出炉,批发销量再次突破5万辆,达到54391辆,同比增长245%。

特斯拉是汽车界的神话,让多少人垂涎不已。实际上,在Rivian被业内视为特斯拉最大竞争对手之前,也出现了不少美国新势力,想要成为“下一个特斯拉“。这些车企都当过资本界的宠儿,获得过很高的呼声,但热闹过一番后,如今大多数已成为了“曾经”

曾经的Fisker Automotive一直被认为是特斯拉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只可惜在烧掉14亿美元的私人投资和贷款后,Fisker Automotive在2014年被破产拍卖,亨瑞克·菲斯克只保留了Fisker的品牌名称。如今,全新的Fisker从零开始卷土重来,但特斯拉早已卖车卖到手软。

贾跃亭造出的FF91,也曾被国外媒体誉为“特斯拉杀手”,但成立8年以来FF未造出一辆车。经历一系列波折后,即使顺利通过借壳上市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但FF在资本市场表现并不乐观。上市不到三个月,股价已经近乎腰斩。

不过,马斯克日前仍在推特中提到了competitor(竞争对手)正在使用Faraday这个名称。这也说明在马斯克的认知里,确实把FF当成了特斯拉的竞争对手。

另一家车企Nikola在美国也被誉为“卡车界的特斯拉”,研发氢燃料电池卡车。自2020年6月上市后Nikola备受关注,但IPO不足4个月,就有做空机构发布长篇做空报告,称Nikola是一个“错综复杂的骗局”。几天后,米尔顿宣布辞职,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从“下一个马斯克”变成了“下一个贾跃亭”

纵观历史,想要挑战特斯拉的初创车企很多,但成功的几乎没有。因此,目前也很难明确判断Rivian是否会真正威胁到特斯拉的地位。

Rivian在招股书中也坦承,“目前为止尚未获得实质性收入”,并面临着巨额亏损。招股书显示,Rivian在2019年、2020年运营亏损分别为4.09亿美元、10.21亿美元;2021年上半年运营亏损为9.94亿美元。

更为重要的是,造车新势力都经历过“量产地狱”,特斯拉也不排除在外。即使是市值超过860亿美元的Rivian,在刚刚起步时也要小心谨慎。

目前,Rivian仅有一家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工厂,计划产能15万台,还远远不能满足当前的订单需求。深知产能危机的Rivian,也早早地开始规划建造第二家工厂,目标于2023年Q2正式投产。

但“过来人”马斯克则继续调侃一番,“我建议先让他们的第一个工厂运转起来。以可承受的单位成本实现量产是极其困难的。”

事实上,Rivian确实因供应链中断、全球芯片短缺以及集装箱运输延误等原因,造成生产停滞。10月26日,马斯克就此评论,“与扩大生产和供应链的规模相比,汽车原型是微不足道的。如果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实现正毛利率就是下一个“噩梦”。

显然,Rivian的“噩梦”才刚刚开始。860亿美元的高估值是不是泡沫?不得而知,但正如好啤酒也需要搭配泡沫一样,Rivian的上市,确实站在了时代交替的节点,朝着能源革命呼啸而来,同时在资本市场,Rivian也另辟蹊径地开始打破特斯拉一家独大的格局。

至于中国市场,Rivian也计划在2022年将R1S车型导入,未来会基于滑板平台推出两款紧凑型SUV,最终可能直接在当地生产,和“蔚小理”正面展开PK。正如创始人Scaringe所述,“如果不把中国和欧洲视为重要的长期市场来考虑我们就不可能真正打造一家汽车公司。”毕竟,特斯拉四分之一的营收来自中国,而蔚来、小鹏的汽车也开始卖向了欧洲。

继特斯拉之后,Rivian会成为进入中国的第二条“鲶鱼”吗?

End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车市物语”(ID:autostinger),作者:彭斐,36氪经授权发布。

566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来源于网络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work,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