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和Lyft被曝光:阻碍网约车司机领取政府失业救济_东方汽车头条Uber和Lyft被曝光:阻碍网约车司机领取政府失业救济_东方汽车头条

Uber和Lyft被曝光:阻碍网约车司机领取政府失业救济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本周,随着美国大部分地区因为新冠病毒陷入封锁,对网约车的出行需求也在蒸发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 承曦,36氪经授权发布。

Uber和Lyft被曝光:阻碍网约车司机领取政府失业救济

据国外媒体报道,杰罗姆·盖奇(Jerome Gage)是美国网约车Lyft公司的一名司机,往常,在一个星期大约50个小时的工作后,他除掉成本会赚900到1000美元。本周,随着美国大部分地区因为新冠病毒陷入封锁,对网约车的出行需求也在蒸发,他预计工作更长的时间,收入也还不到过去的一半左右。

盖奇说,如果有这个选择,他将不再浪费时间,不再拿自己的健康冒险,并申请失业救济金。但与受雇于餐馆、酒店和零售企业的员工不同,像Uber和Lyft司机这样的外包工通常无法领取政府失业救济金或休公司的带薪病假。

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沙希(Dara Khosrowshahi)上周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交谈中提到了这个问题,暗示他的政策受到了束缚,因为Uber司机是独立外包工。他说:“这种情况无疑表明了对W-2就业附加基本保护的负面影响。”

在周一给特朗普总统的一封信中,科斯罗沙希要求,任何经济刺激或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立法都要“为独立外包工提供保护和福利”,同时“有机会从法律上为他们提供真正的安全网。”

Lyft一位女发言人表示,她的公司也在推动将任何即将出台的刺激措施推广到司机身上,并表示,“在Lyft平台上,绝大多数司机都用它来赚取额外收入”,而不是将其作为一项主要工作。

但是对于许多司机来说,这个问题并不是法律上的空白。这是因为他们服务的公司没有遵守现有的法律或机构规定。

最引人注目的案例发生在加州,该州去年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如果公司控制员工的工作方式,或者公司雇佣员工从事对企业至关重要的工作,公司就必须将员工归类为正式工,而不是外包工。

该法案背后的立法者打算将该法律适用于Uber和Lyft的司机,这将使他们有资格享受失业福利和州政府强制规定的病假。法律专家同意这一解释。但去年年底,Uber对该法律发起了法律挑战,两家打车公司在11月的反对投票活动中投资数千万美元,他们希望免除他们的法律责任。

与此同时,网约车公司选择不向政府报告司机的收入,但这是雇主的义务。尽管这些公司的法律挑战不断上演,但州政府未能批准许多司机的失业申请,随着他们的收入崩溃,有可能让数千人陷入困境。

监督失业福利的加州就业发展部发言人洛雷·利维(Loree Levy)通过电子邮件表示,因州政府缺乏工资信息而没有资格享受福利的申请人可以跟进,如果该部门认为员工分类有误,将进行调查并给予奖励。她表示,该部门也调查了许多此类案件,但拒绝透露是否要求Uber和Lyft公司报告司机工资。

雇主有义务向州政府失业保险基金缴款,但公司不这样做并不意味着员工没有资格获得福利。加州可以在晚些时候追究未履行的工资税义务。

Uber和Lyft拒绝对加州的情况置评,但两家公司都宣布,将向全国范围内被诊断患有新冠肺炎或被公共卫生机构要求隔离的司机提供薪酬。

提出诉讼

僵局已经引发了与日益绝望的司机的摊牌。3月11日,总部位于波士顿的原告律师香农·里斯-赖尔丹(Shannon Liss-Riordan)就司机的就业状况向Uber和Lyft提起诉讼,试图迫使这些公司立即遵守该州的新法律,让司机享受失业福利和带薪病假。

“非常不幸的是,这种危机可能有必要促使这些公司切实遵守法律,并向司机提供就业保护,”里斯-赖尔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她的诉讼正在联邦法院待审。

尽管这些案例层出不穷,但美国加州各地的司机已经加大努力,要求Uber和Lyft为他们提供就业保护。盖奇参与的一个名为“交通员工联盟”、由工会支持的组织周五开始散发请愿书,要求网约车公司遵守该州将司机视为正式工的新法律。请愿书已经收集了6000多个签名。

Lyft的司机丽莎·奥珀参加了一个名为“网约车司机联盟”的组织,该组织上周四在圣地亚哥、洛杉矶和旧金山举行示威游行。她说,她通常每周工作40到50个小时,扣除费用后的收入为900到1000美元。她前一周赚了226美元,之后出于对新冠肺炎的担忧,她不再开车了。

“我不会冒这个险,”60岁的糖尿病患者奥珀周五说。“病毒快速传播,上周我接的客人有三四个人在咳嗽。”她说她一直带着蓝色的手术口罩开车,但是没有买到N95口罩,专家说这种口罩对阻止病毒传播最有效。

奥珀说,她计划申请失业保险,并希望获得失业金福利,至少在上诉后。“我认为Uber和Lyft无视法律,”她说。

还有纽约

加州不是唯一一个Uber和Lyft司机没有得到就业保护的州。2018年,纽约失业保险上诉委员会——该委员会在此类问题上的最高行政权力机构——裁定,三名Uber司机以及所有“处境相似”的司机都有资格享受失业福利。

但纽约州尚未要求Uber、Lyft和其他小型零工经济公司代表员工向其失业保险基金(一笔可能至少价值数千万美元的金额)缴款,同时还要确定哪些司机与上诉委员会裁决中的司机“处境相似”。

到目前为止,这些公司拒绝向州政府报告司机的工资,迫使司机进行长达一个月的官僚程序,以证明他们的就业状况从而获得失业福利。Uber的一名高层表示,该公司已在周末收到政府要求提供司机工资信息的请求,并“有可能”遵守。

不过,Uber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认为上诉委员会2018年的裁决“唯一适用于这三名原告”,因为Uber近年来改变了许多影响司机的政策。

但纽约律师妮可·索尔克(Nicole Salk)表示,她个人知道过去几年有几十名司机被该州视为正式工,她曾为寻求失业救济的司机做过代理。

索尔克说,问题在于,当面临官僚主义障碍时,许多其他司机已经放弃了这一过程。“至少还有三份额外的问卷,”在最初申请之后,“这需要几个月甚至几个月。”索尔克说,她代表一名司机在12月的第三周申请福利,但尚未完成申请过程。

去年,联邦劳工部和州政府劳动关系委员会发布了调查结果,声称外包工临时工是合同工,而不是雇员,但是这些调查结果对监督失业福利的州机构没有约束力。

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的一名发言人说,该州已经向白宫申请了灾难失业援助,这项援助可以为司机和其他临时工提供福利。就国会而言,它正致力于一项超过1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该法案将使一些福利在全国范围内得以实现。

但据纽约出租车员工联盟(一个司机维权组织)的律师祖宾·苏莱尼(Zubin Soleimany)称,如果这一次经济刺激方案照顾外包工,但是在一些网约车司机被视为正式工的州,司机可能无法享受到这次福利。

苏莱尼的团队正在推动纽约加快那些寻求常规失业福利的人的申请程序,以便网约车司机能像其他员工一样及时收到这些福利。“现在这是一个完全不可接受的结果,”他说。

642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