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车渡劫:车商90天无订单,平台裁员、砍业务求生_东方汽车头条二手车渡劫:车商90天无订单,平台裁员、砍业务求生_东方汽车头条

二手车渡劫:车商90天无订单,平台裁员、砍业务求生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有多少玩家能活下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36氪经授权发布。

文/向阳 编辑/水笙

二手车行业太冷了。

尽管武汉已经开始复工,但升官渡二手车交易市场里依然空无一人。

振军从2018年开始做二手车商,去年他在这里包下了一个门面和12个车位,和三个合伙人做着二手车买卖。

因为疫情,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完成一笔订单,车辆压在手里,成本已经投入,但资金无法收回,他的压力巨大。

整个汽车市场的消费还未回暖,根据流通协会数据,2020年3月汽车消费指数仅为63.0,尚未回到正常的消费指数水平。

在这其中,二手车市场则更为艰难。

一位消费者在社交平台上感叹,占据电梯已久的二手车广告终于消失了。

这映射了现实,广告战是二手车行业的重要标签。瓜子二手车、优信二手车、人人车等平台,曾经在广告上疯狂投入来争夺市场,为此他们甚至不惜以亏损为代价。

没人想到,是疫情让广告声停了。

生死存亡时刻,对本来就尚未盈利的二手车电商平台而言,维持现金流才是重点。

优信集团(后称优信)正在“卖身”,3月24日晚,58同城宣布与优信签署协议,以1.05亿美元收购优信拍业务相关的资产,约合人民币7.44亿元。58同城CEO姚劲波曾提到,二手车拍卖是二手车流通和价值发现的关键环节。

各平台也陷入了裁员和业务调整风波,瓜子二手车(后称瓜子)宣布对集团岗位施行阶段性薪酬和假期调整方案,其中集团P序列、M序列降薪30%,补偿假期13天,集团总监层降薪40%,集团VP层降薪50%。

连线Insight了解到,由于被裁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不少瓜子员工正在进行维权。

疫情给行业带来了毁灭性打击,这波洗牌后,有多少玩家能活下来?

1、车商:疫情爆发后,至今没卖出一辆车

振军手里的8台二手车已经落满了灰尘,停在车位上等待出售。以往春节后的2月到3月是旺季,市场会迎来换车潮,一个月的销量可以抵得上平时两三个月的数量。

疫情让旺季归零。

振军回想了一下,他们最后一次买车,可以追溯到年前。

压力来自于各个方面。货都压在手上,只能不断降价,振军不指望能赚更多了,只希望售卖时能够覆盖成本。

他提到,比他更着急是身边卖豪车的二手车商,因为资金压力更大。库存达到千万元以上的大规模二手车商们,压力也更大。

已经投入的成本,还包括车位。振军说,“这是一次性把一年的资金全部投出去了,不管你卖不卖得出去,车位车本都要出。”

等待的日子里,振军只能重复地在朋友圈、微博和二手车交易平台上发广告。

偶尔有客人问询,价格都聊得差不多了,但是他们不敢出门看车。“都说等疫情结束之后再说,但是过几天之后,他们就后悔了。”振军无奈地说,网上咨询很难促成交易。

实际上,国内二手车行业寒冬,并不是疫情时期才开始的。从2019年开始,车市整体下行,二手车行业增速放缓,行业进入新的洗牌期。

车商以前坐着收钱,现在一客难求。

二手车平台的加入,让车商的日子更难过。

虽然二手车电商平台规范了市场价格,但振军发现,二手车市场的价格越来越透明了,各大二手车电商平台把价格摸透了,消费者想要卖车,可以货比三家,到各个平台看一圈就知道车的价值,二手车想要收车,就得出价更高。

“大平台也在搅乱这个市场。”振军认为,二手车电商平台在评估车子价格时,报价过高,导致很多车主心理预期变高。

在这种市场下,还有黑心二手车商,将事故车修好后再低价售出,又一步挤压了正规二手车商的盈利空间。

收车费用高,车商的售出价格却不得不压低,利润薄几乎是业内人士的共识。

疫情的到来,是雪上加霜,不少车商选择了逃离。

而振军只想让疫情快点结束,把手里的车卖出去,把资金收回来。他也考虑到最坏的情况,如果最后真的撑不下去了,就回到4s店或其它地方继续工作。

2、二手车电商渡劫:裁员、砍业务

抢传统车商生意的二手车电商平台们,也置身危机之中。

疫情爆发,已经成为了二手车电商平台内部问题的遮羞布,有内部员工告诉连线Inight,疫情成为了裁员和调整的借口,但危机从2019年就开始了。

从2019年开始,破产传闻、变相裁员、砍业务或卖业务……各种坏消息将二手车商推向舆论漩涡。

易弥从未想过自己也会陷入这场漩涡。前不久他还在高强度地加班,当月度任务提前达成,整个部门会在公司过道尽头的餐桌上吃火锅,这是他在瓜子二手车最享受的时刻。

2019年,无论是员工数量还是业务范围,瓜子二手车都在扩张。代言人更换成了雷佳音。业务上,增加了全国购业务,用户可以在线上看车、全国购车,平台提供检测、物流、交付、过户等一站式服务。这一模式打破了地域壁垒,二手车业务从而深入了三四线城市。

二手车渡劫:车商90天无订单,平台裁员、砍业务求生

瓜子二手车在微博上宣传全国购

易弥也是在这一年加入瓜子全国购在线成交项目。他回忆,“全国购业务在二手车事业部比较重视,产品、运营、技术等各方面都无条件进行支持。”

但曾经备受重视全国购业务,最终也逃不过瓜子举起的砍刀。

“从去年11月份瓜子突然锁HC(限制招聘),部门HR离职,就感觉不对劲。”易弥提到,到了12月10日,合肥运营中心开始裁员,先裁员实习生,然后进行末位淘汰,最终裁员了70%左右,运营、品控、培训等各部门都优化了,只留下了一个经理。

两天时间,完成工作交接,办理离职手续,易弥离开了这个曾经倾注汗水的公司和岗位。

同一时间,瓜子某分公司金融部的员工晨曦,还在和公司“纠缠”。

自2月以来,她就被迫处于待岗状态,每个月只能收到近2000元的工资。

2月20日,瓜子全国员工在YY上举行了一场会议,金融部门的500多名员工被告知了新的薪酬制度,员工工资降低到了最低岗位工资标准。

部门领导告诉晨曦,如果当月离职,2月份的工资是按照以前的薪酬制度,可以正常发放。反之,2月份的工资就直接按降薪处理 。

“2月20日刚出台的薪酬制度,一个月已经过了一大半,难道不应该从下个月开始吗?”晨曦愤怒地说,“公司想要让我离开,可以给我合理的赔偿,那么我就离职,但是用这种方式,我肯定不接受。”

这种操作确实逼走了很多员工。晨曦提到,截止4月份,500多名的瓜子金融部门员工,已经减少到了不到100名。

让晨曦心寒的是,在2019年底,瓜子曾在会议上宣布,为了降本提效,金融岗位员工负责的工作,转交给二手车销售自主完成。这个决定在2020年1月6日正式下发邮件并进行推动。

这段时间,晨曦一直在配合公司的决定,进行工作转交。但之后,却等来了公司降薪的通知。

目前,瓜子已经收回了员工权限,在系统里她属于离职状态,她早已加入了维权群,里面都是近期离职的员工,都在收集信息,打算与瓜子仲裁。这样的维权群,一共有4个,涉及1000多名员工。

此前,2018年开启的瓜子严选店,也成为裁员重灾区。界面新闻记者曾从接近瓜子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进入2019年9月以来,包括上海、沈阳、南京、武汉在内的多家瓜子二手车城市严选店,都出现了搬址紧缩的情况。

陷入裁员风波的不只是瓜子。2月28日,优信在内部信中宣布调整员工薪酬,普通员工的降幅20%-30%,高管降薪幅度高于40%。该规定持续3个月,暂实行至今年5月31日。

大搜车也在进行裁员,CEO姚军红此前承认,调整优先级别不高、无法直接带来现金流的业务,但涉及员工整体比例只有13%左右,并提供了“N+1”的赔偿。

有平台陷入严重的资金流危机。有媒体报道,二手车电商平台车置宝总部已“人去楼空”,还拖欠员工三个月工资。

随后车置宝CEO黄乐向中国企业家杂志否认了这一消息,但他承认公司现金流紧张,他个人、包括部分核心高管已经把房子都抵押了。并且公司目前无法开业,做了部分的阶段性薪资调整,同时存在裁员的情况。

3、盈利仍是痛点

过去一年,二手车市场交易额不断下滑。这种趋势,在今年还将持续。

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2月,全国二手车市场交易量7.11万辆,交易量环比下降92.78%,月度同比下降91.19%,近乎腰斩。

没有交易支撑,二手车电商平台便没有健康的现金流。

而亏损早已是二手车电商平台的常态。以优信为例,2016-2018年,优信3年净亏损合计超56.76亿元。2019年第三季度,优信净亏损达2.672亿元,当年前9个月累计亏损10.13亿元。

为了挽回亏损,优信不得不断臂求生。

除去7亿抛售给58同城的2B业务,2019年7月,优信将助贷业务卖给58金融旗下的Golden Pacer,获得1亿美元现金。2020年1月,优信又将旗下事故车拍卖业务以3.3亿元出售给博车网,并承诺5年内不再从事事故车拍卖业务。

节流的原因,是因为其自身无法造血。一直以烧钱换市场的二手车电商平台,至今尚未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

二手车电商模式颇多,从C2B、B2B到C2C进行过不少尝试,但不论哪种模式,共同的痛点是客单价低、利润低。

二手车交易环节的复杂更是提升了成本。

易弥提到,卖一辆车,服务费、金融贷款赚得确实多,但是仅仅围绕一辆车的卖家和买家,却有销售、金融等多个岗位的员工忙碌,成交一辆车过程复杂。

近两年,二手车平台都将精力投入在两块业务上:在线下开店,为卖家提供可以看车的场所,以此提高成交量。另一方面,为了打破二手车异地交易壁垒,推出“全国购”模式。

但线下的扩张,也意味着线下的场地租金、员工等成本都会大大增加。

易弥说,“瓜子严选一直都是亏损的,一个大型实体店年租金高达千万,与店内车子带来的利润不成正比。”而资金吃紧的瓜子不得不紧缩业务,放弃短期竞争。

但平台从线上转到线下的模式是否能跑出,还有待考量。

另一个行业青睐的模式——全国购,最早由优信提出,随后更多二手车平台跟进。

根据优信财报,2019年Q3季度,优信的营收七成都是由全国购贡献,单业务营收相比去年同比增长247%,全国流动交易车辆达23566辆。

虽然全国购数据表现不错,但整体看来,优信还是处于亏损状态,重资产运营的全国购业务,还无法证明优信已经找到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艾瑞咨询的分析报告也指出,二手车电商的资源和关注度向获客方面倾斜,服务质量的提高和业务模式的完善却被忽略,诚信缺失和效率低下问题依然存在,这使得二手车电商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阻碍行业发展的痛点。

如今,寒冬下的业务调整和裁员也可能会给平台留下后遗症。

就瓜子调整的金融业务而言,晨曦说,“以往销售以卖车为目的,什么都可能说,但是到了我们这里,费用、贷款问题都会跟客户解释清楚。”她已经可以预见,如果工作转接给了销售,后期客户投诉率肯定会更高,这将面临丧失客户的风险。

面对疫情带来的寒冬,平台们要反思的是,如何调整业务才是最优解,如何才能实现盈利并具备抵抗风险的能力。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振军、晨曦、易弥为化名。

902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