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_东方汽车头条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_东方汽车头条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宁德时代不只会买矿。580亿定增,其中80亿投隔离膜项目,7.7亿当阿维塔第二大股东,也都不是其真实水平

宁德时代不只会买矿。

580亿定增,其中80亿投隔离膜项目,7.7亿当阿维塔第二大股东,也都不是其真实水平。

2020年,宁德时代靠新能源概念股盈利近40亿,同年公司扣非净利润仅为42.65 亿。一手主业,一手“炒股”,两手都能赚。入手5只股票浮盈超过52亿,最高涨幅超过1239%。

超过九成基金经理的“炒股”水平,只是万亿“宁王”资本游戏的冰山一角。这家福建小镇出身的电池厂,被董事长曾毓群用“赌性更强”的经营理念捧上高岗。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在财报看不到的地方,宁德时代一边布局全产业链,一边搅弄“股市”风云。这张宏大的投资版图,从那条“公司拟围绕主业,进行不超过190亿元的证券投资”的公告开始,变得有迹可循。

抄底神手,还是点石成金?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宁德时代从刚上市就开始“炒股”了。

“人无法赚到认知以外的钱”,宁德时代先凭借认知红利抄了新能源概念股的底。以“锂”概念股为例。2019年,宁德时代以0.3澳币收购澳大利亚锂矿8.5%的股份,截至目前PLS价格为2.3澳币,涨幅超过9倍。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Neo Lithium 的矿场

2021年9月,紫金矿业斥50亿进军锂业,收购加拿大锂盐公司 Neo Lithium 市面上的所有流通股。而“先手”宁德时代早在2020年,就以每股0.84加元(4.32元),共计4400万人民币收购了 Neo Lithium 8%的股份,以紫金矿业收购的价格6.5加元(33.42元)元估算,该股票涨逾673%。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2020年4月28日晚,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为契合公司业务长期发展需求,推进全球化战略布局,保障行业关键资源的供应,公司拟围绕主业,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优质上市公司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190亿元或等值币种。”8月11日,宁德时代公告称,董事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开展境内外产业链相关投资的议案》。

官宣证券投资后,宁德时代的动作大了起来。

尤其主要针对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的企业进行投资,参与先导智能、天华超净、星云股份与北汽蓝谷的定增,并投资了永福股份。

这份付出很快得到了回报,先导智能和天华超净这类表现优异的股票,增长率在100%以上。而永福股份在宁德时代购入8个月内为其创造了560%的浮盈。即使盈利表现比较“普通”的北汽蓝谷,也是宁德时代获配3亿元额度,以每股6.93元购入,现在价格涨至11.98,涨幅超过72%。

由于“长期投资中估值或者股价的波动在报表上不算作利润”,因此股票部分的收益无法直接体现在财报中。但深掘宁德时代的持股关系网,会发现这些隐秘的资本交易中,大多数企业都背靠宁德。他们多数是动力电池产品的下游供应商,也是资本热捧的“宁德时代概念股”。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一位资深分析师表示,“永福做储能,天华做锂盐,先导和星云做设备。宁德时代寻求这些企业的控股权,主要还是希望以入股的形式来做大主业,绑定下游需求以及稳定上游供给”。

他总结道,相关企业股价上涨,也更多地是与宁德时代合作的反应,结果是双赢。这样看来,不只是宁德时代眼光毒辣,更多是具有“点石成金”的魔力,可谓赢者通吃。

有看好宁德时代投资者表示,宁德时代布局的背后,是有“长期思维”的经营方式,“这样的价值不见得一定记录在报表上面,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会视而不见”。

但也有业内人士评价:“这些新能源、锂电池概念股,自上市以来主要做的其实就是资本扩张,而实际产生的效益则并不明显。”

资本市场风向标

无论是为谋篇布局还是为了“炒股”,被贴上实业的宁德时代,都是一家极具投资人思维的企业。

2021年开始,宁德时代几乎每个月都会参与投资一家私募基金。有媒体统计,宁德时代在今年出资10次投9只基金,总金额达30亿。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11月10日,宁德时代还与锂电池隔膜提供商恩捷股份签订合作协议,约定设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平台公司。宁德时代预计新增7.35亿元投入合资公司,持股49%,这一公司会主要从事干法隔离膜及湿法隔离膜项目的投资。11月11日,恩捷开盘涨幅达5%,多家证券机构对其给予“增持”评级。

有业内人士告诉凤凰网汽车,在动力电池材料环节,隔膜是利润最高的一环,其次是电解液,而正负极最低。因此,在资本市场中,隔膜相关的上市公司会受到热捧。一位资深的电池行业研究员表示,这次宁德与恩杰成立的平台公司将直接投资湿法隔膜,也会与恩捷的孙公司投资干法隔膜。隔膜领域是恩捷的专业,也会由它来主导投资。

除了洞悉行业和赋能效应,宁德时代最大的筹码还是资金规模。

即使面临产能压力,在不停“囤”材料建新厂的情况下,截至今年Q3,宁德时代仍手握超过280亿现金,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较2020年增长326.05%,筹资活动现金流增长近58%,长期股权投资支出增长近48%。

目前,宁德时代投资版图涉及10余个行业,仍以动力电池及相关行业的生产制造为主。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数据来源:天眼查)

在宁德时代持股的87家企业中,有59%的企业主营业务与能源领域有关,超过85%的企业涉及动力电池制造及汽车制造,这无疑是为上下游布局。

如果在此基础上进行细分,宁德时代持股43家能源企业,16家材料企业,9家投资机构,6家充电服务相关企业,2家芯片企业,2家底盘制造企业,2家软件企业,而其他中,包括印刷、公关、管理和日用口罩生产的企业。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数据来源:天眼查)

回溯历史,宁德时代的每次成功,都离不开对资本风向的精准预判。

在路线选择上,宁德时代一直拥有充满了“赌性”智慧。

一位宁德市宁德时代产业园的相关人士曾表示,宁德时代创办是2011年,那时候对新能源汽车的理解以及政策、市场预计等,可都不是现在这么明朗和系统,更别说储能产业。

但宁德时代最初的成功,正是得益于在2011年“豪赌”电动化政策与趋势,甚至压准了政策的技术路线,从而“专心”唯一正确的战略。2014年,乘着三元锂电池补贴的东风坐上锂电一哥的位置。

当补贴退坡,宁德时代竟然回过头来,凭借磷酸铁锂电池切入特斯拉 Model 3供应链与Model Y 供应链,并稳固市场份额就是最好证明。

宁德时代已装机量已连续四年拿到全球第一,2020年1-8月,其全球装机量累计达到163.1GWh,占比30.1%,不出意外仍会稳坐“一哥”的位置。

宇宙尽头还是造车?

从宁德时代的投资版图中可以看出,其触角已经伸向整车制造。为了应对LG化学、松下、比亚迪等厂商的技术竞争,宁德时代100%控股的屏南时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正在推进半导体元器件及芯片自研工作。

投资自动驾驶、激光雷达、底盘与芯片企业外,宁德时代还在加速与整车厂的合作。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11月5日,长安汽车公告称,宁德时代以现金增资7.7亿元,成为阿维塔第二大股东。在该轮融资完成后,阿维塔不再受长安控制,而是变为长安汽车与宁德时代的联营企业。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11月8日,宁德时代与哪吒汽车正式签署战略协议,参与哪吒D2轮投资。

3天内投资2家车企,恐怕不能用为保障电池供应来解释宁德时代的签约动作。而在电池荒的影响下,宁德时代的产品仍然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董事长曾毓群曾公开表示,“客户催货真的受不了了”。而电池荒至今仍未解决,依靠宁德时代独家供货的蔚来,李斌在近期第三季度业绩会上坦言,电池供应是决定蔚来交付量天花板的主要因素。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难道“宁王”真的要下场造车了?这一问题,目前仍未有确切的答案。宁德时代从未正面回应过这一问题,仅有少数媒体从接近人士的渠道获取到其“不会造车”的消息。但从宁德时代近期的投资动作分析,“宁王”在整车企业间的布局,已经从小范围试探转变为从股权到研发的深入合作。

这背后,是宁德时代也有上升至战略层面的考量。曾毓群在2020年中国储能大会上表示,宁德时代的四大创新体系,分别是材料、系统结构 、智能制造 、商业模式。其中,系统结构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CTC(Cell to Chassis),一种跳过模组和电池包,直接将电芯集成在汽车底盘中的技术。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 曾毓群发言

CTC一体化电动底盘,是以底盘的上下板作为电池壳体和盖板,使得电芯直接成为底盘结构件的一部分。2020年汽车蓝皮书论坛上,曾毓群就曾对外表示,当电动车用上CTC后,就可以在成本和续航里程上,直接和燃油车竞争,而且CTC电动车乘坐空间更大,给消费者更舒适的乘坐体验。

从企业内部看,宁德时代对底盘技术的重视度也在不断提高,投资版图中,也已经出现2家底盘制造相关企业,其公开招聘渠道中也发布了底盘调教师和底盘系统设计师等岗位的信息。但受限于CTC技术具备高集成性,其研发不能“闭门造车”,宁德时代需要从早期就与车企合作,续航、安全、快充、成本与智能化等方向上深度探索。

这可能也是宁德时代开始频繁动作,选择投资整车厂的原因。宁德时代在底盘研发上,需要车企的大量用户数据与制造经验。受制于锂离子电池技术的高壁垒,车企也需要接受与宁德时代更深入地合作,以解决电动车的续航焦虑。

即使传统车企开始在自研电池方面发力,短期内仍将处于劣势地位。但与动力电池的高护城河相反,造电动车的门槛越来越低。一名业内人士分析道,在电动车浪潮下,车企客户与电池厂深度绑定是大趋势。宁德时代反而变成了优势方,一旦宁德攻克底盘技术,加上原本就有的电池壁垒,可以说“踏平”了电动车的两大门槛,离造整车更进一步。

在电动汽车“囚徒困境”中,“牵手”仍是现阶段的最佳选择,这或许也是宁德时代选择入股阿维塔,与长城和华为共同打造CHN平台的原因。据官方透露,CHN平台将共同研究“汽车应用生态、Vehicle OS、计算与通信架构、高压系统及底盘机械等平台技术”,与宁德时代的新方向不谋而合。

研发之外,宁德时代在整车企业的投入上声量大于实际,合作涉及的资金量不大,偏爱签署协议或合资公司的形式。截至目前,宁德时代与大众、奔驰、宝马、上汽、东风、长安、吉利等传统车企,和蔚来、爱驰、拜腾、威马等新造车企业均签署过合作协议,还和上汽、东风、广汽、一汽、吉利等八家车企与宁德时代成立合资公司。

起底宁德时代的资本大棋局

2018年北京车展 曾毓群(中)为拜腾站台

2018年,宁德时代与一汽共同投资拜腾的B轮,融资总金额为5亿,但有宁德时代内部人士表示这笔金额不重磅。今年5月,宁德时代战略投资爱驰,出资300万人民币,占股0.3%;今年8月,宁德时代认购极氪的Pre-A优先股,紧接着11月投资阿维塔、哪吒两家车企。

并且,宁德时代不会毫无征兆地投资一家车企,在合作前一段时间的“考察期”在所难免。2018年8月,宁德时代与拜腾签署战略合作意向书;2020年3月,哪吒汽车与宁德时代战略合作举行签约仪式;2020年6月,长安汽车与宁德时代签署战略合作协议;12月,和极氪关系匪浅的吉利汽车与宁德时代合资公司。

宁德时代点石成金的魔力在整车圈依然不减。2021年5月,长城汽车宣布与宁德时代合作打造品牌阿维塔后,股价上涨8%。而加入宁德时代“朋友圈”的伙伴也不会被亏待,2021年7月,长安汽车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持有的宁德时代股票因上涨,增加归属股东利润17.75亿元。

除了简单的股价波动外,深究这几家车企,会发现他们或多或少都传出在为上市做准备。

2020年7月,哪吒汽车曾发布消息表示希望在2021年实现IPO。虽然CEO张勇在近日回复上市日期或将推迟,但哪吒不断挤入第一梯队的亮眼成绩,正在为其上市铺平道路;2021年年初,爱驰传出在与承销商合作,可能会通过IPO筹资3亿美元的消息;2021年2月,网传拜腾目前正与潜在的SPAC公司和投资者就上市事宜进行谈判,计划最早于年内上市。

两家背靠传统车企的新造车品牌也是如此。

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谭本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阿维塔品牌有独立上市计划。此外,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吉利退股极氪汽车后,通过资产整合将其划归给吉利控股。吉利身后上海华普国润汽车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壳子”。“也许过两年,就能看到极氪汽车IPO的消息”,这位知情人士说道。

招银国际研究部经理白毅阳认为,“这些企业与宁德时代有业务上的协同,宁德主要还是想打造一个新能源航母,孵化相关生态。”

受资本热捧的宁德时代,捧出了“宁德”系概念股,也想从造车业中分出更大一杯羹。通过扩张投资版图,宁德时代早已不是曾经的独角兽,这支新能源第一股,已经成为整个汽车业中最具资本影响力的巨鳄了。

从最源头的矿业开始,到隔膜、动力系统设计、电池制造、储能、充电桩、充电服务、底盘、自动驾驶、半导体芯片、算法研发……一直到整车制造。宁德时代掌控着整条产业链,用资本构建出了一盘中国汽车“宁德系”大棋局。

552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来源于网络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work,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