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_东方汽车头条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_东方汽车头条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拜腾目前最大的优势是有自建工厂。但是团队的优势并不明显,也没有钱号令上下游供应商。也主要是没钱,或者说是来钱慢(融资慢),在新势力造车风口收紧的时期,资本捂好了手里的钱。本来融资数额并不很多,量产开卖本来也晚了,还有预测之中的延期。生产资质这道门槛,同样也是悬在拜腾头上随时掉下的剑。

上回梳理了拜腾诞生前的各路豪杰轶事。
其实拜腾的高层到如今一直不是很稳定。

9月3日,FF正式任命原艾康尼克首席执行官(CEO)毕福康博士为FF全球CEO。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今年4月,外媒报道:毕福康已离职。但拜腾官方很快出来辟谣,称报道捕风捉影,与事实不符。几天后剧情就反转打脸了。4月16日的上海车展上,毕福康竟然出现在艾康尼克(ICONIQ)展台,并宣布出任其CEO。不到半年,9月3日,FF正式任命毕福康为FF全球CEO。

早在年初,拜腾突然宣布人事变动,公司不再设有总裁一职,毕福康由CEO转任董事长,CEO一职则由戴雷接任,此时毕福康已经离职。有媒体还披露,毕福康领导海外技术研发团队,戴雷负责中国区运营,内部就这样形成了两条平行的业务汇报线,资源分配不平衡和发展方向出现分歧,自然就产生了许多矛盾。而戴雷跟投资人走的更近些,所以,借助这次人事调整,戴雷进行了集权。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不仅是内部关系紧张。生产资质也是拜腾无法逾越的天险。自2017年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审批开始收紧,国内新能源市场寒冬已经开始。

其实拜腾是有两手准备来应对的。一边,向国家发改委申请生产资质。另一边,寻找合适的厂家“借壳”生产。诚如2018年底,车和家子公司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6.5亿元拿下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这消耗掉了车和家当时融资总数的九分之一。一方面说明生产资质对于新势力的重要性,另一方面说明了这个东西可不便宜。何小鹏在2017年发微博感慨:“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也是在2017年,一汽夏利曾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股权。子公司一汽华利,作为这个烫手的山芋背负着8亿元债务,以及员工千万计的工资。在2018年9月,一汽夏利公告称,与南京知行签署了协议,将旗下一汽华利100%的股权以 1 元的价格转让给南京知行,连同8亿元债务以及5462千万工资,规定债务要在2019年9月30日前分期偿还。

直到2019年5月,南京知行总共偿还债务为3.3亿元,但实际应偿还8亿元债务的80%,即6.4亿元,目前南京知行还有超过3亿元逾期未支付。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目前债务仍未支付完毕,官方说法是:“就付款相关事宜,拜腾与一汽夏利始终保持着积极沟通,并对此进行了妥善安排。拜腾南京工厂建设项目正在有序推进,待工厂施工最终完成,会按照相关规定,完成生产准入”。只要钱没有还清,生产资质这道坎就跨不过去。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也不是拜腾这边不想付钱,而是真的没有钱。拜腾已完成天使轮、A轮和B轮三轮融资,累计融资8.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6.4亿元)。C轮融即将结束,金额达到5亿美元。

手握多家银行大笔意向金的一汽集团接触尽调,在C轮再次参与其中。南京市政府也一直支持者拜腾。而且在9月拜腾和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MS Autotech旗下子公司Myoung Shin Co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也参与到C轮融资中。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用钱的地方很多,拜腾的D轮也在路上。但是自建工厂已然代价不菲,况且拜腾差蔚来、小鹏的200亿、150亿还很多。

“目前我们已收到5万多的预订用户,其中有一部分是付过定金的。”首批预定用户的期待让戴雷对销量与产能也颇具信心,“现在工厂第一期产能是15万辆,而且我们现在对10万辆的销量是非常有信心的,因为我们看到了来自消费者的反馈,”戴雷表示,“最近除了欧洲、美国之外,也有一些新的区域如东南亚、中东等地用户,他们对拜腾的产品也非常有兴趣,我们希望在2022年达到盈亏平衡点。”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其实我们(交付时间)并没有推迟半年,只有大概3个月。原计划是今年底开始量产,明年3月开始销售,现在我们把销售时间调到了明年6月份。”11月5日,在拜腾刚刚启用的南京工厂知行大楼,拜腾汽车创始人戴雷表示。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758号汇银大厦,这里有一家拜腾店品牌店,早之前是DS的展位。路过这里时,看到M-Byte在里面。48英寸曲面共享全面屏、车身尺寸4875mm/1970mm/1665mm轴距2950mm、NEDC续航430km、550km、SAE L3级别的驾驶辅助系统。这些名词噱头,还有自建工厂的品控,只有明年买到手中才能知晓了。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目前正处于量产“爬坡”阶段的拜腾,就算未来能顺利量产,拜腾也不仅仅面临产业链整合是否及时的问题。在新能源补贴退坡的情况下,成本是否可控。以及量产后,工厂产能和品质又是否能满足订单需求且保证品质。明年即便不跳票,能正式开卖,也会迎头撞上国产特斯拉这颗硬树,更不用说已经和用户有磨合的小鹏、蔚来、威马还会继续推陈出新…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

拜腾目前最大的优势是有自建工厂。但是团队的优势并不明显,也没有钱号令上下游供应商。也主要是没钱,或者说是来钱慢(融资慢),在新势力造车风口收紧的时期,资本捂好了手里的钱。本来融资数额并不很多,量产开卖本来也晚了,还有预测之中的延期。生产资质这道门槛,同样也是悬在拜腾头上随时掉下的剑。

量产跳票,“借壳”也难产,拜腾困局丛生C轮融资,确实可以让拜腾短暂续命。但总体看,拜腾目前发展的不利因素还是居多。当然,拜腾以及其他新势力的故事会继续,到底出演怎样的戏码,我们目前只能通过这些线索加以揣测,毕竟资本的世界永不眠。看官您,是怎么想的呢?


63

评论列表
共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