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车企准入门槛降低 或催生造车新势力2.0时代_东方汽车头条新能源车企准入门槛降低 或催生造车新势力2.0时代_东方汽车头条

新能源车企准入门槛降低 或催生造车新势力2.0时代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好友

2019年,销量持续走高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猛踩刹车,3.98%的跌幅向行业发出警示信号。与此同时,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加剧了这种发展态势,整个新能源产业也在不断呼吁新的政策支持。 据悉,虽然现在的新造车企业很多,而技术过关可拿到资质的却十分有限,包括现在的第一梯队车企蔚来、小鹏等都因技术原因没能拿到造车资质,只能通过代工的方式申报和生产新车。 4月7日,工信部公开征求对《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修改的决定(

2019年,销量持续走高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猛踩刹车,3.98%的跌幅向行业发出警示信号。与此同时,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加剧了这种发展态势,整个新能源产业也在不断呼吁新的政策支持。

据悉,虽然现在的新造车企业很多,而技术过关可拿到资质的却十分有限,包括现在的第一梯队车企蔚来、小鹏等都因技术原因没能拿到造车资质,只能通过代工的方式申报和生产新车。

4月7日,工信部公开征求对《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修改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征求意见稿》称,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变化,为更好适应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需要,进一步放宽准入门槛,激发市场活力,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促进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需要对《准入规定》部分条款进行修改。

新能源车企准入门槛降低 或催生造车新势力2.0时代

此消息一出,立即在业内引发广泛讨论。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调整后的准入规定,进一步放宽了准入门槛,采取更加开放包容的监管手段,强化了事中事后监管,将给企业和市场带来更多的选择空间。也有不少行业人士指出,对于当下的造车新势力们而言,造车资质早已不是问题,资金才是最大的问题。

受此影响,新能源汽车板块异动拉升,曙光股份(600303)、华讯方舟(000687)、金冠股份(300510)、星帅尔(002860)、合康新能(300048)等多股涨停。

新能源产业准入门槛放宽

具体来看,征求意见稿删除申请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准入有关“设计开发能力”的要求、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停止生产的时间由12个月调整为24个月、删除有关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申请准入的过渡期临时条款、删除新建纯电动车乘用车生产企业应同时满足《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管理规定》的条款。

事实上,《新能源汽车准入规定》于三年前的2017年1月正式公布,其规定了新能源车企产品上市销售必须符合的准入条件,该文件与发改委发布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并称新能源汽车“双资质”管理规定。

而在今年2月10日,工信部就曾对该准入规定进行了一次修改。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在于将原规定第五条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准入条件中的第三款“设计开发能力”的大部分核心内容删除,修改为“具备生产新能源汽车产品所必需的技术保障能力、生产能力、产品生产一致性保证能力、售后服务及产品安全保障能力”。

而此次《征求意见稿》则删除了第五条以及《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准入审查要求》等附件中有关“设计开发能力”的相关内容,进一步明确了产品设计开发能力将不再作为审核新能源整车企业的核心指标,国内第二波新势力或许迎来热潮,借现有开放新能源平台,如借助开放的比亚迪e平台展开合作,借势造车。

新能源车企准入门槛降低 或催生造车新势力2.0时代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修改中,对新能源车企影响重大的调整为,工信部将新能源汽车企业停止生产的惩罚期限由12个月调整为24个月。通过本次调整,新能源汽车的生产比传统机动车生产有了更长期限的管理。而从业内来看,政策的调整一方面对新能源汽车行业中有产能但没有产量的车企提供了更长的缓冲期,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政策对新能源车行业的培育。

而这种修改也被业内认为与疫情带来的冲击存在一定关系。受疫情影响,各大车企元气大伤,而现有新能源车企量产情况及产品广度也不尽人意,新势力仅有头部车企开启交付,较早开始造新能源车的传统车企也还在不断铺设产品线(集中于紧凑型suv/轿车产品),消费者可选择的产品还是不多,此前由于这个时间限制导致很多企业被撤销了生产资质,修改后给了喘息空间。

除此之外,另外两项修改均是政策到期或有新政接替,属于正产调整。同时,根据上述条款的修改,《决定(征求意见稿)》对《准入规定》的部分附件作出相应修改。

热议不断

崔东树认为,工信部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放宽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准入条件,是因为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造车企业,都普遍面临着压力比较大的市场压力。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24.2万辆和120.6万辆,分别同比下降2.20%和3.98%,不仅首次出现了销量下滑,也首次出现了产量下滑的情形。到了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汽车和零部件生产企业复工缓慢,消费者的购车需求也处于抑制状态,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不容乐观。

新能源车企准入门槛降低 或催生造车新势力2.0时代

在崔东树看来,调整后的准入规定,进一步放宽了准入门槛,采取更加开放包容的监管手段,强化了事中事后监管,将给企业和市场带来更多的选择空间。

据悉,虽然现在的新造车企业很多,而技术过关可拿到资质的却十分有限,包括现在的第一梯队车企蔚来、小鹏等都因技术原因没能拿到造车资质,只能通过代工的方式申报和生产新车。这为量产环节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也使得品牌在生产进度、品质监管等方面失去一定的话语权。

也有行业专家分析指出,当下,国内的造车新势力格局已基本形成,此次门槛的降低,意味着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大门继续开放,为外资的进入提供了较为宽松的政策环境。

不过,在行业普遍认为调整后的准入规定更利于行业开放发展、充分竞争的同时,也有不少行业专家提出了补充建议。

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工程专家组组长王秉刚认为,要想在核心层面调整准入思路,需要将准入审批调整为备案制度,让第三方检测机构回顾企业,企业要对自身的产品研发和质量检测负责。国家可以通过第三方检测机构对市场中的车辆进行抽查,发现违规产品,可取消企业的生产资格或采取其他措施。

有行业专家提出,委托第三方质量检查和评审机构,不仅有利于加强对企业的监管,形成有效约束力,还有利于行业整体成本的控制。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行业人士指出,对于当下的造车新势力们而言,造车资质早已不是问题,资金才是最大的问题。在汽车行业走冷的境况下,更有一系列“手持准生证”的造车新势力和三四线车企开始陷入深渊,产生“富余”的生产资质。

总体而言,在汽车产销持续下滑,新能源汽车行业遇冷,疫情对行业形成冲击的背景下,工信部发布对新能源准入政策的调整,体现了政府部门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高度关注,随着政策的真正落地,相关技术标准的更新,新能源汽车产业将在健康、良性的循环中,实现更加可持续的发展。

490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没有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